查看: 30|回复: 7
收起左侧

[鬼话连篇] 皮箱

[复制链接]
阡歌 (565926)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0-7-31 08: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有时候真觉得因为突发性疾病直接死掉不是什么坏事,至少比明知必死,却要在煎熬中等待死亡强得多。

  2020年6月27日,夏,d市。

  这是2020年的第一场暴雨,从昨天下午下到了今天早上3点多。暴雨把被现代科技污染了的城市狠狠的冲刷了一遍,似乎要冲掉地面上的所有污垢,有些年久失修的柏油路已经被冲坏了,路边还有几颗被雷劈断的小树。

  清晨4点左右,空旷的大街上传来一阵咯吱咯吱的声响,女清洁工推着四轮保洁车,走在她负责清扫的路段上。

  她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暴雨过后的新鲜空气将她的困意都驱除了,这时候的太阳还没出来,尽管是夏季但是这个时间段还是很凉快。她准备趁着天还没热,把自己负责的这片街道清理了。

  她刚把垃圾装进推车中,就看到了不远处有一个黑色拉杆皮箱,看起来还很新。

  “这么好的皮箱扔了多可惜。”她准备把那个皮箱带回家去,快跑两步,走到了那个皮箱附近。

  她用手一提,就发现了不对劲,太沉了,好像里面装着什么东西一样。

  带着好奇心,她把皮箱放倒,打开了。

  首先映入鼻尖的是一股臭味,待看清那皮箱里的东西后,她啊”的一声发出惨叫!她感觉胃里的东西在拼命往上涌,终于,她再也忍耐不住,扶着路边的树吐了起来。

  那是让她一辈子都忘不掉的画面,此后的很多个夜晚,她都在那毛骨悚然中度过!

  皮箱里面装着一具女孩的尸体!尸体的整个身子都佝偻着,头,膝盖,脚跟几乎贴到了一起,身上有大片的尸斑,整个身体都已经腐败了。手和脚上都被绳子捆着,头上还戴着一个丝袜做的头套,皮箱中有着斑斑血迹!

  她吐了一会,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来了后,迅速的封锁了现场,拍照取证,最后把皮箱连同尸体一起装在车上,运到了公安局的法医部门。

  经过法医鉴定,被害人为女性,25岁左右,身高1.50米左右,头发长约30厘米,栗色染发,死亡时间3个月以上。那个皮箱内,还有5个印有福字的香囊。

  警方无法确认死者身份,只能在网上发布信息,提供线索者有高达5万元的赏金。不过过了好多天,都没有收集到任何有用的证据。

  “头,我问你个问题啊?”一个小警察在和一个老警察说话。

  老警察喝了口茶水说:“什么?问吧。”

  “你说香囊这个东西,到底是掩盖尸臭用的,还是增香用的啊?”小警察问道。

  老警察一听,打了个寒颤,许久没说话。

  他忘不了,当时他戴着口罩和手套,摘下女尸的头套时,女尸那张腐败的脸上的可怖情景。

  她的口,鼻,耳朵,额头处都有淤血,生前似乎遭受到了极大的痛苦,脸上的腐肉还往地上掉了一块,——如果不是女尸嘴里塞着毛巾,那么说不定舌头都会伸出来。

  老警察也推测过,凶手应该是看天气热了,尸体不能在屋内放着,才把皮箱拿出来抛弃掉。他也猜过作案动机,可能是情杀,毕竟看死者身上的穿着,应该是在自己家中遇害的,而不是熟人很难进入被害人家中作案。至于手法,因为死者身上有勒痕,他们怀疑过勒死,也有人猜测是把人放入皮箱中憋死的。可惜的是,他们既不知道被害人的身份,也就无法有嫌疑对象。

  到底是什么样的恶魔,才能做出如此残忍的案件?

  一连几天都没有任何线索,警方对此愁眉不展。这天,公安局的门口,来了一个年轻男人。

  男人看样子不到三十岁,相貌英俊,他自称自己姓周,开了间诊所,是位医生。也是“拉杆箱案”的案犯,是来投案自首的。

  在审讯室内,他用讲故事的形式对警察详细交代了他的作案手法。

  阳春三月,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小草冲破泥土,柳枝长出新芽,它带走了冬天的寒冷,给我们带来了温暖。

  我必须要说的是,春天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保暖,否则,把自己冻病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缪筠是个很年轻的女孩,20多岁,五官端正,面容清秀,个子不高,大概只有一米五多点。

  年前她来到城里找工作,可惜并没有找到,还因为疫情的原因无法离开这里。好在提前租了间房子做为自己的住处,手里有一些余钱,倒也不至于饿到。

  现在,她正躺在床上安静的睡着。身上穿着黑色的吊带裙,是冰丝仿真丝材质的,右手食指上戴着一枚戒指,脖子上那条挂坠更给缪筠增加了一丝妩媚。

  因为刚刚春天,黑夜并没有早早地褪去,黑暗的房间,仿佛能把人吞噬。

  缪筠的手,轻轻的颤抖了一下。

  一张双人床上,只盖着一张薄毯,穿着一件黑色吊带裙,头发凌乱的缪筠茫然的双瞳看着天花板。手微微握紧,缪筠只感觉,喉咙犹如火烧一般地痛,她吃力的抬起右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滚烫的吓人,不需要照镜子都知道,脸上一定带着不健康的红晕。

  高烧,很严重,缪筠感觉全身都没了力气,甚至连下床走动都不想。她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是她认识的一个开诊所的医生,她曾经去那里看过病。

  “周奕大夫,你过来我家一趟,我发烧的难受不想走动。”在得到对方的答复后,缪筠挂断了手机,继续沉沉的睡去。

  迷迷糊糊中,缪筠听到了敲门声。

  她从床上一点点挪动下来,穿上拖鞋,去开门。门外的年轻医生微笑着看着她,缪筠只觉得鼻间闻到了一股香味。奇怪,这个男人喜欢喷香水?

  他戴着口罩,并没有背着药箱,而是提着一个黑色拉杆皮箱,很大,一看就知道是装衣物用的。

  “你的药箱呢?”缪筠皱眉问道。

  “坏了,我把药物装进了皮箱里。反正用不到太多,倒也不怕颠簸坏了。”周奕解释道,用手摸了摸缪筠的额头。

  “高烧的很厉害啊。”周奕关心的说。

  “嗯,先进来给我量温吧。”缪筠说完,走进了卧室,周奕帮她锁好了房门。

  周奕打开了他那个超大号药箱,从里面拿出体温计,递给了她,缪筠接过后夹在了腋下。

  过了一分钟左右,她拿出来,给周奕看了一眼。

  “40度啊。”周奕叹了口气,现在还是疫情期间,他真担心会不会是疫情感染了她。

  “嗯。”缪筠点头,没有在说什么。

  “我给你开些感冒药吧。”周奕说完,从药箱里拿出一盒美沙芬片、一盒感康,还有两盒连花清瘟胶囊。

  “谢谢。”缪筠接过后问:“能挂水吗?”

  “嗯,可以。挂水会好的快些,你昨晚没喝酒吧?”周奕问道。

  缪筠点了点头,说:“没喝。”

  “那我给你挂头孢和青霉素,如果只是感染引起的话。”

  缪筠躺在床上,周奕拿出皮筋,勒在了她的胳膊上,青色的血管被勒了出来。他又拿出止血带、输液贴、输液器。把药物用输液器打进了药液瓶中,连上输液管然后挂在他准备好的输液架上。用棉签蘸着消毒液给缪筠的胳膊进行消毒,看着药水从针头流出来几滴,他才对缪筠吩咐道:“拳头绷紧。”

  缪筠依言照做,周奕把针头轻轻插入缪筠的血管内,看见出血了,又往前进0.2厘米左右才停下。用输液贴把针头固定牢定,调节好滴数。整个过程很温柔,生怕弄疼了缪筠。

  “好了。”周奕对缪筠微笑道。

  “嗯嗯”。缪筠点头,她觉得实在是太困倦了。

  “我该走了,到时候你自己拔一下行吗?”周奕问道。

  “你帮我拔一下可以么?”缪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有些困,想睡觉。”

  周奕思考了一下,点头同意了。

  缪筠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缪筠慢慢醒了过来。她张开双眼,看见周奕手中拿着一团毛巾,已经团成了一个球。手上的输液管已经被拔了下来,她想要逃跑,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一根绳子绑在身后,自己的双脚也被另一根绳子紧紧捆绑着!

  “你干什么?”缪筠惊恐的问道,此时她还不知道,这是她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周奕不答,捏开了缪筠的嘴巴,慢慢地把手指捅入缪筠的口腔,拿着毛巾压住了她的舌头,还把医用胶布贴在她的嘴上。

  “他想怎么样?绑架我?还是要?”缪筠拼命挣扎,她试图呼救,但是嘴里被塞的满满的,根本发不出声音。

  她只记得自己睡着了,却不知道周奕在她熟睡后把一块有的毛巾在她鼻子上垫了好一会。

  她试图站起来,但是周奕也发现了她的意图,用右手抓住了缪筠白皙的颈部。

  被捏住了喉管,窒息使得缪筠眼冒金星,被堵住的嘴只能发出轻微的呜呜声。

  “乖,别闹。否则这里会多出一具尸体。”周奕一边说,一边用手拍了拍缪筠的脑袋。

  缪筠的脸已经被憋的通红,只能费力地点头表示听话。

  周奕打开皮箱,把里面的药物一件一件取了出来,当皮箱完全空了以后,缪筠被从床上拉了起来,站在打开的皮箱上。

  “好了,现在乖乖地,跪在箱子里。”周奕说着,扶着缪筠慢慢下蹲,然后跪在了皮箱上。跪下后,缪筠的上身被周奕向下压了压,使她上身的重量落在了双腿上。小腿与大腿紧紧贴在一起,跪在皮箱里。周奕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条黑色长筒丝袜,套在了缪筠的头上。

  缪筠本能的扭动挣扎几下,自己的头脸就被丝袜包裹住了。眼前的景象模糊起来,她感到呼吸也有点困难,不禁动了动舌头,试图把嘴里的毛巾顶出去,但是嘴里的毛巾塞的太严实了,根本就无法吐出。

  被紧缚的缪筠,始终没有明白周奕为何要用这样。但周奕也没有再说话,而是抱住缪筠的上身,侧面放倒她,让被紧缚的她侧着身子躺在了箱子里。

  皮箱空间不算特别大,但缪筠长得很娇小。周奕抓住缪筠被绳子紧缚的腿向胸前挤压,缪筠的膝盖都已经顶到了自己的胸部,才勉强蜷缩在皮箱里。

  身体近乎极限地蜷缩成一团,缪筠才勉强被塞进了皮箱,身体在狭小的空间内更是动弹不得。缪筠痛苦得只能发出微乎其微的呜呜。周奕又把几个香囊塞了进去,如同完成了一项工程一般,了胜利的笑容:“乖,三天后就放你出来了。”

  “三天后,三天后我还会活着吗?”缪筠感觉到了死亡的阴影,她眼前一黑,是周奕关上了皮箱,她陷入了黑暗中。

  皮箱中的缪筠,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突然斜向上被抬起,然后是微微地颤动。

  周奕把药品都用袋子装好,然后拉起了皮箱,若无其事地走出了缪筠家。他的车就停在缪筠家楼下,打开后备箱,把药品和皮箱都装了进去,然后关上后备箱,开着车驶向自己的家。

  缪筠处在一片黑暗之中,她想要惊恐的大叫,可惜什么都办不到,那个医生一直都没有打开皮箱的意思。

  缪筠感觉到了肚子在抗议,嘴唇也变得干燥。她推算应该过去了半天,还有一种燥热感一直在刺激着她,她早晚会慢慢的闷死在皮箱内!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钉在了棺材里一样,她想起那些被医院误诊的人。

  那些人只是假死了过去,并没有被火化。被钉在棺材里的他们拼命的惨叫,用手指甲抓着棺材板,鲜血淋漓的,据说有个人被关了11天才彻底死掉,她想像出了那个场景。

  她的头昏沉沉的,和眼前的状况相比,感冒算不了什么了。在这封闭而闷热的环境中,她感觉到了里面的空气一点点流失,她有了窒息感。求生的欲望使她用头去撞皮箱,但是无济于事。她想叫,但是叫不出来,绳子紧紧的捆在她身上,让她不能动弹丝毫。

  那些人好歹还可以挣扎,可是她连挣扎都办不到。

  绝望吗?

  缪筠很绝望,她想到了她的父母,朋友,她更憎恨那个把她关进皮箱里的恶魔医生!

  温热的液体从额头上流出,缪筠感觉到那是她的血,饿坏了的她很希望血液可以流进嘴里稍微缓解下她又渴又饿的状态,但是不现实。

  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

  她只觉得身上被汗水打湿了无数次,该流的东西已经不受控制的从身体里流了出来。她闻得到皮箱里的血腥味,还有一股排泄物的味道,混合着香囊的香味,这种味道让她越发的绝望,恨不得马上就死去。

  她甚至感觉到手脚上的血液已经停止了循环——可能手脚都坏掉了也说不定。

  忽然,皮箱被打开了,冷不丁见到阳光的她忍不住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才睁开,她大口而又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她知道这里是恶魔的家。

  周奕皱着眉,闻到了这股难闻的味道,缪筠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叫,恨不得能把他生吞活剥。

  周奕微笑着对缪筠说:“乖,在关三天一定放你出去了。”说完,又一次把皮箱关上了,让她再次陷入了黑暗中。

  “我还能再活三天吗?”她悲哀的想,那个恶魔就没想过放开她,分明是让她在死前多活两天而已!

  给她希望,在让她灭绝,周而复始。

  周奕的故事讲到这里,老警察皱着眉头问道:“你一共把皮箱打开了几次?骗了被害人几次?”

  周奕笑道:“打开了两次皮箱,每次我都让她在忍忍。最终可能是饥饿,或者窒息,她死掉了。”

  老警察问道:“说说你出于什么心理杀死了被害人吧。”

  周奕想了想说:“一开始我确实没有杀掉她的想法,可是看着她在我面前睡着了,我就忍不住了。”

  老警察诧异道:“仅此而已?”

  周奕笑了:“警官,你没听说过杀人杀到最后已经没有原因了么?”

  老警察的脸色都变了,难道,眼前的医生不止杀了一个人么?过了一会,老警察缓过神来,又问道:“你还杀过别人吗?”

  “那是很多年前的案子了,可惜你们警方到现在都没有抓到我,因为我下手的都是一些外地女孩,她们没有什么亲朋好友在这里,所以相对好下手一些。我也反问你个问题,知道为什么我要投案自首吗?”

  老警察思考了一会说:“我可不相信你是良心发现才自首的。”

  “一点不错。”周奕赞叹道,“不瞒你说,你们没有注意我进来时没有戴口罩吗?”

  老警察的面孔瞬间就变了颜色:“你,你感染了…………”

  “哈哈哈!”周奕狂笑着道,“我真没想到,那个女孩不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她把我也传染了,尽管我戴着口罩,却也没躲过!”

  “你这混蛋!”老警察怒不可遏的说,“我会想办法让医院治好你,你等着法院的审判吧!”

  周奕沉默了一会说:“我杀了她,她也杀了我。”

  “罪有应得。”老警察冷冷的说。

  周奕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就算我罪有应得吧!”

  老警察停止了审讯,旁边的两个警察已经给周奕带上了口罩,准备把他押解到医院去了,等待这个医生的,将是法律的审判!
SAYLOVE | 文爱交友社区提醒您:网络有风险,交友需谨慎。
星辰作伴 (528370)

SAYLOVE Top100

积分:NO. 29 名

发帖:NO. 14 名

在线:NO. 152 名

我的人缘16
发表于 2020-7-31 13: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冷笑)
这种人是没有人性的
怕不是因为感染
他还是会杀人
而且遇到事情
也只是怪别人

点评

就是一杀人狂啦,前段时间不是出了个郑州拉杆箱案嘛,几个朋友让我写这个出来,我就随便写了点当交作业了hhh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31 19:59
SAYLOVE | 文爱交友社区提醒您:网络有风险,交友需谨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阡歌 (565926)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0-7-31 19: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星辰作伴 发表于 2020-7-31 13:43
呵(冷笑)
这种人是没有人性的
怕不是因为感染

就是一杀人狂啦,前段时间不是出了个郑州拉杆箱案嘛,几个朋友让我写这个出来,我就随便写了点当交作业了hhh

点评

还真没看这个案例 还以为是以前的事情 不过这个故事一看就是有原型的故事 话说凶手应该抓住了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31 20:04
SAYLOVE | 文爱交友社区提醒您:网络有风险,交友需谨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星辰作伴 (528370)

SAYLOVE Top100

积分:NO. 29 名

发帖:NO. 14 名

在线:NO. 152 名

我的人缘16
发表于 2020-7-31 20: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阡歌 发表于 2020-7-31 19:59
就是一杀人狂啦,前段时间不是出了个郑州拉杆箱案嘛,几个朋友让我写这个出来,我就随便写了点当交作业了 ...

还真没看这个案例
还以为是以前的事情
不过这个故事一看就是有原型的故事
话说凶手应该抓住了吧

点评

还没有,真希望这种通通死绝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31 20:12
SAYLOVE | 文爱交友社区提醒您:网络有风险,交友需谨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阡歌 (565926)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0-7-31 20: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星辰作伴 发表于 2020-7-31 20:04
还真没看这个案例
还以为是以前的事情
不过这个故事一看就是有原型的故事

还没有,真希望这种通通死绝

点评

我刚才搜了一下 还没有被抓住 不过你脑洞还挺大 可以想到这样的结局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31 21:08
SAYLOVE | 文爱交友社区提醒您:网络有风险,交友需谨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星辰作伴 (528370)

SAYLOVE Top100

积分:NO. 29 名

发帖:NO. 14 名

在线:NO. 152 名

我的人缘16
发表于 2020-7-31 21: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阡歌 发表于 2020-7-31 20:12
还没有,真希望这种通通死绝

我刚才搜了一下
还没有被抓住
不过你脑洞还挺大
可以想到这样的结局

点评

自己的一些想法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31 21:58
SAYLOVE | 文爱交友社区提醒您:网络有风险,交友需谨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阡歌 (565926)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0-7-31 21: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星辰作伴 发表于 2020-7-31 21:08
我刚才搜了一下
还没有被抓住
不过你脑洞还挺大

自己的一些想法吧。

点评

嗯嗯 这些想法挺不错的 而且脑洞还挺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31 22:11
SAYLOVE | 文爱交友社区提醒您:网络有风险,交友需谨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星辰作伴 (528370)

SAYLOVE Top100

积分:NO. 29 名

发帖:NO. 14 名

在线:NO. 152 名

我的人缘16
发表于 2020-7-31 22: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阡歌 发表于 2020-7-31 21:58
自己的一些想法吧。

嗯嗯
这些想法挺不错的
而且脑洞还挺大
SAYLOVE | 文爱交友社区提醒您:网络有风险,交友需谨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SAYLOVE | 文爱社区提醒您:网络有风险,交友需谨慎。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Copyright © 2012-2020 SAYLOVE | 文爱社区  皖ICP备17014804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