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8|回复: 70

[聊天灌水] 报个到,立个flag,顺便写个小说

  [复制链接]
云中锦书 (594714)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9 12: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本帖最后由 云中锦书 于 2021-3-9 18:36 编辑

       初到贵宝地,兜比脸干净……小生不才,只好用一身才艺换几个赏钱,有钱的捧个钱场,有人的捧个人场,先给各位作揖鞠躬啦。
     回到正题,说回到才艺……写几个故事吧,关于爱情。如果你们喜欢看,我就定期更新。所以,要开始啦。
   夜色微凉,寒风阵阵,赶路之人错过了宿店,不觉走远了……故事就从此处开始:


                                 孽缘
一  :
    公子,前方是……是一片坟地,我们……我们改道吧… 一旁的小厮战战兢兢的说道。
公子抬头看看天色,朗声说道:“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
他看一眼小厮,压低声音:“再者说,这半夜三更的,我们从哪里找到新路呢?不若就从这里穿过去,花不了一刻的功夫。”
“可……可是……老爷有交代,我若是保护不周,老爷非扒了我的皮不可……”小厮声音里带着哭腔。
公子扭头,把眼一瞪“休要聒噪,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扒了你的皮?”说完,一撩袍子,“区区坟地,我何惧之”,大步向前,跨了出去。小厮见状,忙唯唯诺诺的也跟了上去。
漆黑之夜,风声簌簌,伸手不见五指。寥寥几株树木,枯叉的枝干,几只老鸹盘踞着,时不时发出难听的叫声。
  她,蓦的睁开了眼睛。
冰冷的石棺,潮湿的泥土散出冷气,岁月不显,一晃已三百余年了。
漫长的等待不过是闭眼睁眼之间,醒来,只因为……他,来了。
他来了,跨越三百年的时光,这一缕幽魂便在此刻醒来。
一时间,狂风大作,尘土乱舞。
“公子,这里,这里不对劲……”小厮拉着公子的袖子,躲在后面。
孟萧良此刻也有些怕了,但观望四周却看不到回路,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走。
“嘿,你来了。”一个沙哑厚重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孟萧良慌乱抬头,四处看去,却没发现什么人,只有夜色漆黑仿佛要将人吞噬。
“她等了你三百年了,你终于来了。”沙哑的厚重叹气声回荡在夜色中。
孟萧良只觉得自己浑身像定住一般,眨眼间失去了意识。
等他再醒来,已是红帘帐内,软玉温香,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陪在身侧。
“相公。”那女子柳眉星目,含情脉脉,正合当前世宿缘,还他个云雨双修。
只留下旷野里一个小厮战战兢兢,语不成调的喊着:“公子,你在哪里,别丢下我呀……”
  二:
  他和她是十世的缘分,第一世,她是妖,他是人,他们……只在梦里见过。她于修炼中铸就了一种本领,可以入梦,她无意间,闯入他的梦,几番云雨,食髓知味。只是好景不长,他……突然消失了。她急了,到处找他,再见时,已经是断头台前,他满脸血污,却从容至极。
最后的一刻,他朝她在的方向看过来,温柔至死的一个眼神让她捂住嘴哭的零落如雨。
她忘不了那眼神,每想起他便像有一只手攥住自己的心,令她无法呼吸。
  她恨,她恨自己法力低微,救不了他。她拼命修炼,就为了再见时,可以护他周全。所幸,她给他种下了魂印,魂魄相依,不论转生几世,她都能寻到他。
  第二世,也就是今世,她以知己身份先让他认识她,并无逾越。他们聊诗论文,相谈甚欢,知道他要进京赶考,便约好归路时再见,为求保险,她将魂印加固,以求一路她均能感应到他。只是……他竟就这么不见了……
  她,要去寻他……她出来寻找,却发现再也感受不到魂印的痕迹,她十分心慌,不知他出了什么事,却又没有方向。直到……她遇到一人……
  三百年离开尘世生活,她已经好久没吃过人间的美味佳肴了……她走到一家馄饨摊钱,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吃完……拍拍就想走人,老板一把拉住她,“小姑娘家家的,吃饭怎可不给钱?” 周围人一听有热闹看,纷纷围了上来……
  她何曾受过这番屈辱……愤而离席,却……始终不愿对手无缚鸡之力之人动手,只得低头不语。
  “我来付钱。”一个爽朗的声音说道。随着声音,一个白衣少年掷来一锭碎银,“够了吧?”老板连忙拾起,点头道:“够了,够了,太多了……太多了……”
  少年点点头:“那就好,莫要为难这位女子了,都散了吧。”
  她忙上前答谢:“奴家谢过这位公子。”
少年点点头,正要说些什么,突然,几位官差突然现,“在这里,就是她,给我抓住她!”
  为首的官兵手中握着一个小巧的银色风铃,此刻铃铛正叮叮作响。
“有妖怪!”周围人忙四散奔逃……
少年边护着她边后退,笑对官兵道:“官爷,莫非是弄错了?”
那官兵举了举铃铛:“风妖铃不会弄错,你若不想死就让开!”
他沉思片刻:“好吧。”装作无奈的松了手,却在骤然间手腕转动,折扇铺开,白色扇面旋转,几排钢针嗖嗖射出,众官兵举刀来挡,乒乒乓乓中钢针四射。
  同时他使了个眼色让她先走,她先是疑惑地看着他挤眉弄眼,间隙中见一只钢针正朝一角落射去,而那里正蹲着一个未来得及逃出的小孩。
  不及思考,她飞身奔去,待将小孩救出送入安全地方,忽然剧痛传来,一只钢针正插入她肩头。
  “射我做什么?”她向少年吼道。
  少年冲到她跟前,将她一拎:“钢针无眼,谁让你到处乱跑。”
说完,又是一排钢针射出,趁着混乱,他拎着她跑了出去。
“我让你先走,你倒跑去救人,自身都难保了还有那闲心!”角落里,他一边给她包扎伤口一边说。
  她道:“你没看见要射到小孩子了吗?”
  少年嗤笑一声:“算你走运,没伤到要害,就你这心软性子,没有我,你寸步难行。还没自我介绍,我叫蓝玉舒,不知姑娘芳名?”
  “秦婉”她没好气的答到。
  三:
蓝玉舒打算先带秦婉躲起来。
“这里地处偏僻,有能妖在这里做了一个简陋的结界,官兵暂时找不到这里,很多妖精选择在这里藏身,你只要在这里不出去便很安全。”
这是个穷山恶水的小村,到处是断壁残垣,道路泥泞也不见有人修,居住的人却不少。
但看衣着却都是些生存艰难的底层小民,在破得遮不住檐的屋中居住,白日里去繁华地界行乞之人也不在少数。
蓝玉舒挑来住的屋子虽然破旧但还是能遮风挡雨,在这个地界算是好的,一应家具竟是齐全,床上被褥干净松软,在这旧墙烂瓦的小屋中她却是睡得香甜。
第二天未等睁开眼,一股饭香便钻入鼻中,她起身看到蓝玉舒正蹲在地上拨弄柴火,锅中盛着香喷喷的鸡蛋饭。
她看着他熟练地添柴,用饭勺在将熟的饭中搅拌,背影清濯,洒脱又带着地气,像是谪仙下凡人间。
她倚在门框上看着他,渐渐思绪恍惚,她还从未见过如此烟火人间。
如果,她能和孟萧良在今世也这样生活该多好……
孟萧良,你到底在哪里呢……
筷子敲击饭碗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回,秦婉眼神复杂地看着眼前端着饭碗的蓝玉舒。
她扒拉着饭粒,试着问他:“你为什么帮我呢?你到底是什么人呀?”
“因为我心悦你。”
听到这话秦婉愕然抬头,眼前之人噙着玩世不恭的笑,似是认真似是玩笑,难辨真假。
她垂下头:“怎么可能,我们才刚刚认识。”
蓝玉舒笑而不语。
在她以为他不会回答时,他掏出一块赤色石头放在桌上。
“这是?”
“三生石。”
掌天下姻缘的三生石,得到者可有机会“问石”,他问了她的下落,得到了那幅画面,方知她竟在棺中等了那人三百年,枉他却在苦苦寻找。
“哈,你寻我做甚?难不成你认识我?”不应该呀,她抬头望他,忽被他眼中浓烈的情绪所惊。
而那情绪转瞬即逝,似从未存在,蓝玉舒低下头,轻啜一饮,道:“认识的。”
“我可是你的情郎呢。”语气轻快戏谑,似在逗弄她。
秦婉一筷子敲过去,“拿我寻开心?”她在孟萧良身上种了魂印,断不会认错。
“认真点,我问你,你那三生石,能帮我找到孟萧良吗?”秦婉问道。
蓝玉舒挑挑眉,拿起三生石在手中转动,良久,他答:“能,不过需要机缘,如今机缘未到,你先在此地安心待着吧。”
四:
小村庄的日子安静祥和,她清晨即起,日落而息,日子过得规律从容。
蓝玉舒住在侧屋,看不出他翩翩佳公子却厨艺惊人,一日三餐掌勺,把秦婉喂的肚儿浑圆。
此处虽物资匮乏,但蓝玉舒出入自由,时常从外边带些新鲜蔬菜,瓜果零食,日子竟不全太难过,还过出了一种烟火人生之感,同她前世十八年的孤寂截然不同。
日子一长,她还交到了几个朋友。
他们有几位不入流的邻居,左临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爷爷,每当秦婉这里升起炊烟,便见他拄着拐棍在门口徘徊,秦婉少不得给他端些饭食。
他吃得满嘴流油,走之前不忘对秦婉谆谆教导:“姑娘,好姑娘,小伙,好小伙,珍惜眼前人呐。”
右临是个乞丐,平日里出门乞讨,交往不算多,但即是邻居,有些剩菜剩饭他也不嫌,算是有剩饭之交。
对门是位妙龄女子,却是脸皮颇厚,常自行敲门而入,大大方方登堂入室,与秦婉姐妹相称,顺便蹭些饭食。
他们相处甚欢。
可以说,蓝玉舒以一己之厨力,养活了秦婉与周遭这几位。
秦婉同对门女子最是投缘,女子自报姓名小妖,很是奇异,言谈举止活泼有趣,给秦婉生活添色颇多。
“别人都有门路讨到饭,只这一位,是只狐狸精,别看一身光鲜,都是变化而来,她出不得村,只能这样讨些吃的。”
蓝玉舒同秦婉说着闲话,便聊起来,日久相处,秦婉与他越发熟稔。
“那你是什么呢?是人是鬼呀?”
秦婉顺势问了一嘴,本没打算得到答复,但蓝玉舒看起来心情很好,他笑眯眯弹了弹秦婉的额头:“我当然是妖了,不然怎么养得了你这只妖。”
“那你怎么能出村呢,你不怕被捉住吗?”
蓝玉舒在阳光下眯起眼,似陷入回忆,半晌,他答:“我有一块护身令牌可遮挡妖的气息。”
“借给我用一用可好?”秦婉满脸期待。
蓝玉舒瞧她一眼:“你用做甚?”连忙捂到怀里,“你不能用的,这东西认主,只有我才能用。”
“抠门!”
秦婉也并不是真的想用,除了找孟萧良这件事,她发现,自己似乎并不想出村,这样的日子一天天过下去,温和平静的生活,日日烟火气渐渐消磨她想闯出去的冲动。
而找到孟萧良,也变得似乎不是那么重要,但她终究不能忘记,三百年的执念也不会轻易抹去。
“什么时候帮我找孟萧良啊?”她闲来问一嘴。
蓝玉舒却立刻变了脸色:“你现在过得不好吗?”
“也不是不好,但我终究是来找他的啊。”
“他要是今世有了妻子呢?你还要找他?”蓝玉舒冷着一张脸问。
秦婉脸色变了变,三百年等待,一切总得找到他再说。
她开口道:“我不奢求他今世记得我,但他曾是我刻骨铭心的恋人,是缘是劫,我总得找到他。”
她说道:“你可是说过帮我的。”
蓝玉舒眼神闪烁下,忽然耍赖般道:“可惜机缘未到,到了,一定通知你。”
“好吧。”她接受了他的说辞,继续过着平稳顺和的日子。
蓝玉舒此人虽秘密很多,时不时还爱冷个脸,但生活却是个好手,他会某个在清晨给秦婉带来一簇未散露水的花枝,也会带些有趣的话本子回来。
还会经常带些新鲜的吃食,桂花糕,灌藕饼,春卷,丁香馄饨……虽未出门小街上的吃食她基本吃了个遍。
她最喜欢他带来的桂花糕,那甜腻软糯的味道在口中辗转,似化得掉几百年的孤寂。
她在袅袅炊烟中看夕阳落山,看忙碌着的蓝玉舒,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孟萧良了。
她时常会想,如果这辈子再也找不到孟萧良,那么在这里过一生也不是多么难过的事情吧。
五:
  她又感受到了孟萧良的魂印。
那一日,阳光明媚,她将被褥抱出来正往院子扯的绳上挂,近日天气潮湿,被褥需经常晾晒。
忽然心口一阵悸动,阳光下她捂住胸口,魂印像丝线一般拉扯,告诉他,孟萧良就在附近,且越来越近。
她愣了一愣,下一瞬心跳加速,心中清静霎时被打乱,三百年等待,那曾无边无际的渴望像狂风袭来,吞噬所有的理智,湮灭心的宁静。
她扔下手中被褥,狂奔出门,向着魂印的方向跑去,跑到半路,孟萧良没见到,却迎上了满身是血,踉跄奔来的蓝玉舒。
她扶住他,他在她怀中几近瘫倒,往日洁白胜雪的衣衫挂满血迹,破旧不堪,胸口正插一把桃木剑,血滴落,他狂发凌乱,眼底满是戾气。
秦婉看到此景,震惊担忧下一时忘记了追魂印,她扶着气息奄奄的蓝玉舒,脑中一片空白。
她颤抖着问:“怎么了?你……怎么了?”
蓝玉舒咬着牙,“没事,我死不了,”他喘口气,“扶我回家。”
到了家门口,蓝玉舒却未进门,他推开秦婉,单手撑地,另一手扶住胸口桃木剑,猛地一拔。
鲜血喷涌的同时,秦婉看到他站起来,接着眼前一道残影掠过,已不见他身影。
秦婉惊恐望着他消失的地方,他伤成这样,还要去哪里?
也就几个呼吸的功夫,他回来了,拎着一个人,近了秦婉才看清原来是小妖。
“进屋。”他强撑着一口气,拎着小妖踏进院内。
“关紧门。”他吩咐道。
秦婉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此刻,还是听他的话将门紧紧关上。
蓝玉舒将小妖扔到地上,小妖瑟瑟发抖,一动不敢动。
秦婉欲要扶起小妖,却被蓝玉舒挡住,此刻他似修罗,红着眼,对着小妖厉声道:“东西拿出来!”
小妖滚了滚眼珠:“什么东西呀?我不知道呀?”
话音刚落,她飞速起身向院门跑去,蓝玉舒头也未回,一把折扇回旋向后飞去,正正插中小妖后心,连叫声也未来得及发出,小妖已经瞪大眼睛,倒在地上。
一连串的惊变令秦婉一片混乱,她颤颤巍巍走到小妖尸体旁边,蹲下身看着刚刚活蹦乱跳的人此刻再一丝声息,想起平日里与小妖的相处,悲伤之外一丝愤怒涌上心头。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浑身颤抖着,她想问问他,蓝玉舒?为什么?
她想起与他的相识相处,他整个人都像蒙着一层迷雾,不识面目,不辩真假,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一点也不清楚啊。
心头忽然一阵痛,刚刚被悲伤愤怒掩盖了得痛一点点又扯着她,是魂印!
很近很近,就在眼前。
她抹干泪水,向四周望去,地上除了小妖的尸体没有别人。在哪里?孟萧良到底在哪里?
她捂着心口静静感受,最后她将目光凝在了小妖身后,那把她后心的桃花扇上。
此刻她清楚感知到,那丝牵引,是从那把扇子上传来的。
她握住扇柄,猛得一抽,将那扇抽了出来,虽杀一人那扇面上却一丝血迹也无,整个材质光彩华丽,此刻隐隐有不稳定的白光变幻漂浮片片于上。
她缓缓打开,扇面上画有一片绯红的桃林,片片花瓣清晰雅丽。
她想起她与孟萧良前世第一次相遇的场景。
就是在这样一片桃林,那时,她刚刚离魂不久,四处飘荡中闯入一片绯红桃林,桃林花瓣飞舞,如幻似梦,幽幽乐声传来。
她顺着声音行走,直至桃林深处,一白衣男子十指飞舞,一首古筝曲在他手底下弹出仙音渺乐之感,秦婉听得呆了。
待一曲终了,秦婉忍不住拍手叫好,那男子嘴角微微一笑,对她说:“再给你弹一首?”
秦婉忙不迭得点头,就这样,她听了他一曲又一曲,直到离魂结束,她回到家躺到床上,回味无穷。
往后几日,她夜夜离魂寻他,寻到便是听他弹琴,渐渐得她从关注那声音转为关注那张脸。
她看着那张从容的脸在她的注视下渐渐变红,看见他的局促窘迫,每日便有了期待,期待见到那片桃林。
那桃林刻在她骨子中,如今蓝玉舒扇中所画,仔细看下,竟与那桃林一般与二。
而魂印又发自这里,难道?孟萧良就这扇中?
她曾听闻有一种法器,内有乾坤,可纳世间百物,是否这桃花扇便是这样一件法器?将孟萧良禁锢其中。
孟萧良就在蓝玉舒的折扇中,他不可能不知晓,他,一直在骗她!
她心中一片冰凉,手中折扇光芒一暗,霎那间,蓝玉舒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你骗我!你骗我!你始终都知道,孟萧良的下落,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蓝玉舒张了张口,欲解释,可是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
小妖偷了他的护身令牌,他出门即遭到追杀,一场大战后本该全身而退,却不妨一只桃木剑透体而入,他身受重伤,却心里心心念念想着她,可她,她的心里,大抵只有他吧!”
他看着她眼神中的惊恐,忽觉疲惫从全身袭来。
她拿着那扇子问他:“孟萧良是不是被你囚禁?”
他闭了闭眼,厌厌道,“如果我说是,又如何呢?”
一行泪从秦婉眼中滚落:
“你曾说过会帮我找到孟萧良,我信任你,依赖你,而你却一路推脱,耍我,骗我,谎话连篇,蓝玉舒,你到底为何要对我这样一个早该做古的人费这样的心思,你到底想要什么?”
蓝玉舒脸偏向一边,眼光望着虚空,久久不语。
他要什么呀,他自始至终不过想取代那个人,成为最终陪在她身边的人,为什么这么难呢?难道他们朝夕相处的情谊到底比不过那些那人同她的过往吗?
他是一只梦魅,是一只因她思念孟萧良所生的梦魅,但他却动了不该有的心思,他竟妄想取代孟萧良在她心中的位置。
可是替身终归是替身,永远不能代替正主,时至今日,他终于明白这个道理,可是,甘心吗?
像在努力的爬一座高塔,历尽艰辛,尝尽苦楚,将砝码加尽,在即将成功时,被轻轻一推,人落塔毁。
一切不过是一场笑话。
六:
“好,你既然如此爱他,便让你……看看他好了。”
桃林深深,香气氤氲,枝枝丫丫的桃枝上攒满桃花,一片粉红如梦似幻。
“我们在乾坤扇中。”蓝玉舒的声音响起。
“就是你那桃花扇?”秦婉问。
前面忽然传来什么声音。
蓝玉舒面色微变,瞬间恢复正常,他淡淡道:“你要找的人,找到了”
随着走近,两个人影渐渐清晰,一个是孟萧良无疑,秦婉心中一喜,快步奔过去,走到近前,突然愣住了。
这牵着他手的女子又是谁?
“这是他今世的妻子,”蓝玉舒望向她,“即使他今世已有了妻子,你也要坚持和他在一起吗?”
秦婉脑中一片混乱,她看着孟萧良,声音破碎道:“你已经有了妻子吗?”
孟萧良今世在坟地与她有一面之缘,他们谈诗论词,相谈甚欢,他朝她辑了一个首,道:
“姑娘,那日坟地一别,因意外横生,未能赴约再见,这位是我的娘子,素琴。”
素琴却盯着蓝玉舒看,她说:“我知道你是囚禁我们的人,只要放了我们,你想要什么,你可以说,我们能帮的一定帮。”
她又对秦婉说:“姑娘,我们与这位公子无冤无仇,不知他为何囚禁我们夫妻二人,你即与我夫君相识,请万万帮我们劝劝这位公子。”
“哼,我想要的你们给不了。”
“秦婉,你想和孟萧良在一起,你得先问问他这位夫人同不同意。”
秦婉此刻思绪凌乱,几乎无法思考,她对蓝玉舒道:“你放了他们吧。”
“若我执意不放呢?”
秦婉将手中银刀对准他,“放了他!你放了他吧!”
蓝玉舒倾身向前,将自己胸口对上刀尖:“你杀了我啊,杀了我他们就可以出去了。”
秦婉刀尖缩回一寸,她自然不是真的想杀他。
但……素琴突然用力推了她一把,下一秒发现刀没入蓝玉舒体内。
她惊恐大喊:“不!”
已经晚了,蓝玉舒身体中的血液涓涓流出,面色却一片平静。他是她的梦魅,只要主人的刀子插到他的胸口,他必死无疑。
他的结局就该如此,他走了太多的路,已经累了,太累了,能死在她手中,也算死得其所。
他默默等着自己灰飞烟灭。
可是一刻,两刻,身上的疼痛在继续,等待中的湮灭却迟迟未来。
他茫然的望着秦婉,他为什么还活着?他思考变得缓慢,忽然他胸口一痛,他转过头,看到素琴手握银簪,正插入他胸口。
秦婉惊恐得睁大了眼,“你在做什么?”她向素琴喊道。
素琴咬着牙将银簪拔出:“他是妖怪!是恶人,他将我们囚禁于此,只有他死了,我们才能出去。”
蓝玉舒感觉浑身的疼痛都消失了,身体越来越轻。
这才是要湮灭的感觉嘛,可是,怎么会是她?
他望着素琴,目光明灭起伏,忽然他笑了,怎么不能是她呢?到最后一刻,他才发现,创造他的人竟不是秦婉,而是素琴。
原来素琴才是前世孟萧良的恋人,那秦婉呢?秦婉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忽然间似是想通什么,他即将湮灭的眼中起了光,像要点燃自己的火花。
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运转全身法力,将三生石打入她的体内。
蓝玉舒看起来越来越虚弱,他向她绽出一个灿烂之极的笑,他抓着她的手问:“告诉我,你和孟萧良第一次见面是在哪里?”
秦婉泪流满面。
“是在桃林中,是吗?”他问。
秦婉流着泪点头,他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很开心,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知晓,她爱的是他蓝玉舒,无关孟良萧,无关素琴。
他们的一切与他人无关,他笑了,渐渐他脱开那个躯壳,如同新生的那一刻,只是一抹轻朦的意识,而这抹意识也将渐渐消失。
在即将灰飞烟灭的最后一刻,他对秦婉说:“我爱你,忘了我。”
一道光闪过,他化为一颗梦石,挂在秦婉胸前。
残留的一切湮灭,那只梦魅从梦中来,往梦深处去,世间再无蓝玉舒。
七:
他生自桃林中,长自桃林,当意识渐渐清晰时,他知晓自己是一只因思念而生的梦魇。
他有形无体,不能言语,桃林乃迷境,桃林迷境虚中有实,漂浮不定,如同游离在世外的幻境,他走不出去。
只能等待,等待创造他的那人来见他,因思念而生的梦魇,虽是替代品,亦能解你一时苦思。
他不知道她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但他既被创造出来,唯一能做只能等着。
那一天,她来了,小小的脸庞,大大的眼睛,他使尽一切手段讨她欢心,他弹最好的曲子给她听,他将桃花散成最美的形态给她看。
她经常盯着他看,即使知道,她是透过他看另外一个人,他也忍不住的脸红心跳。
时间久了,他竟以为自己是那本主,而那个漂亮姑娘爱的人是他。
但他很快清醒了,要有多深的思念才能生梦魅呢,她肯定很爱很爱他,定是他不能及之万一的爱。
他隐藏着心中渐渐生增的爱意,做着一只梦魅该做的事情。
可忽然有一天,他再也等不到她,乐声苦涩,桃林的风不再旖旎,桃花依旧,可他的心一日一日荒芜,天长地久的寂寞令他疯狂。
他去抢来了三生石,才知晓秦婉一直在棺中等着孟萧良,而近期刚刚苏醒。
孟萧良已转生,居然还娶了别人!他愤怒之余,又觉既然他已娶妻,那他这个替代品会不会在秦婉的心中代替正主?他心中起了算计,他要得到她,他要取代孟萧良。
他将孟萧良和素琴囚在乾坤扇中,他化身翩翩公子,引她前来,将她带入安全的村落,期望能通过日久的相处令她忘掉孟萧良。
他就快要成功了,可是最后却被那个狐狸精毁了,他因受伤掩不住孟萧良的魂印。他一直在骗她,她定是恨死了他吧。
可当她的刀插入他胸口时,他却发现她并不能杀死他,那孟萧良的发妻,一把银簪让他神魂将散。
他才明白一切,原来,素琴才是创造他的那个人,不知什么原因,她没有找他,却被离魂的秦婉闯进了桃花迷境。
阴错阳差之下,他以为她爱着孟萧良,而她以为他是孟萧良的梦境。
最后他才知道,她一直寻找的爱人,是他。
桃林,那才是他与她的初遇。
三百年寂寞凭谁诉,纵相爱,终相错,思梦化成烟。
八:
三生石在身体内闪烁,炼化,清晰地感受到三生石已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她心念微动间,便晓得了孟萧良的三生情缘。
他与素琴乃宿世情缘,素琴是孟萧良仇家之女,他二人相爱却屡遭挫折,素琴被关在家中,因思念孟萧良生了梦魅。
但她意志坚定,不以虚幻为实,并没有去见蓝玉舒,她一生爱恋孟萧良,在他死后,用一生的时间致力于帮孟家平反。
那日断头台上,孟萧良那温柔至死的眼神,看向的是秦婉身边的素琴,而秦婉在悲痛之时只当他是留恋自己,为求生生世世,便对着台上的孟萧良下了魂印。
她哪里想得到,她爱上的不是眼前的孟萧良,而是那只被困桃林的梦魅呀。
她紧紧握着胸口的梦石,那是蓝玉舒一生的记忆。
那是他,留给她最后的东西。
到了最后一刻,她才知道,她的爱人,那夜寻游桃花林中的男子,那指尖琴音百转千回的人一直是那只梦魅啊,蓝玉舒呀。
她想念他的琴音,如同想念他带给她的桃花酥,想念烟缭绕下村落中的晚霞。
那时她的爱人,正一点一滴的爱着她,企盼着她甘于这烟火放弃寻找前世的宿缘。
泪滴落,梦石滚烫,她心疼,他作为一只梦魅曾如何挣扎,如何绝望地想要取代孟萧良,想要变成人,想要爱,想要温暖。
孟萧良同素琴也来同她告别,她看着那张脸,那张前世令她魂牵梦萦的脸,几番恍惚。
“不曾想我对郎君思念生了梦魅,意外给你造了这一场情劫,只是世事成空,毕竟非人间之物,愿姑娘早日走出来,好好生活。”
临别素琴温婉劝诫,劝她走出,可她如何走出?
她回到坟地,继续躺回棺底,树影婆娑,那只与她相伴多年的树妖问她:“找到你想找的人了吗?”
她说:“找到了。”
“那你怎么又回来了?”
她握紧梦石,轻轻道:“我带着他一起呢。”
棺中依旧冰冷如往昔,但她再也不孤独,她带着他们的记忆一起,桃花林下,琴音缭绕,村落屋中,烟火一生。

评分

参与人数 2爱币 +100 收起 理由
奈奈. + 50 稿费~
月亮皆不负 + 50 稿费~

查看全部评分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独赏春光 (508076)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NO. 563 名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9 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长了

点评

嗯嗯,以后再也不写这么长的故事了,眼疼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9 12:21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云中锦书 (594714)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9 12: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独赏春光 发表于 2021-3-9 12:16
太长了

嗯嗯,以后再也不写这么长的故事了,眼疼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若多 (278801)

SAYLOVE Top100

积分:NO. 493 名

发帖:NO. 367 名

在线:NO. 635 名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9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好的素材,分8天来写,更吸(shui)引(jin)眼(yan)球。

点评

嗯嗯,下次吸取经验教训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9 12:40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AYLOVE Top100

积分:NO. 11 名

发帖:NO. 4 名

在线:NO. 38 名

我的人缘20
发表于 2021-3-9 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不是要挪到小说区

点评

先别了,这里还热闹一点点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9 12:39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云中锦书 (594714)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9 12: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热橙汁加冰 发表于 2021-3-9 12:27
是不是要挪到小说区

先别了,这里还热闹一点点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云中锦书 (594714)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9 12: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弱英鬼斧特朗普 发表于 2021-3-9 12:36
来捧个场

谢谢大佬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云中锦书 (594714)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9 12: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若多 发表于 2021-3-9 12:26
多好的素材,分8天来写,更吸(shui)引(jin)眼(yan)球。

嗯嗯,下次吸取经验教训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假说 (594559)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9 12: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厉害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孤烟暮蝉 (558674)

SAYLOVE Top100

积分:NO. 114 名

发帖:NO. 74 名

在线:NO. 320 名

我的人缘2
发表于 2021-3-9 12: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之前好像看过

点评

哈,似曾相识吗,那还挺巧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9 14:30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AYLOVE Top100

积分:NO. 406 名

发帖:NO. 200 名

在线:NO. 967 名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9 12: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好看
求定期更新

点评

定期,一定,谢谢大佬的打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9 14:31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素颜依旧 (468551)

SAYLOVE Top100

积分:NO. 28 名

发帖:NO. 20 名

在线:NO. 57 名

我的人缘27
发表于 2021-3-9 13: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ID好眼熟
快说你是谁

点评

……并不是什么大号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9 14:32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飘兮 (532757)

SAYLOVE Top100

积分:NO. 248 名

发帖:NO. 131 名

在线:NO. 948 名

我的人缘2
发表于 2021-3-9 13: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太长 名字眼熟

点评

名字眼熟吗……有出处的名字的原因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9 14:32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AYLOVE Top100

积分:NO. 67 名

发帖:NO. 109 名

在线:NO. 43 名

我的人缘7
发表于 2021-3-9 13: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在哪见过这个ID

点评

哈哈哈,好几个人这么说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9 14:33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9 14: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下来也是不容易呀

点评

辛苦辛苦,码字码了四个小时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9 14:33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云中锦书 (594714)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9 14: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孤烟暮蝉 发表于 2021-3-9 12:47
我之前好像看过

哈,似曾相识吗,那还挺巧的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云中锦书 (594714)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9 14: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月亮皆不负 发表于 2021-3-9 12:50
看完了...好看
求定期更新

定期,一定,谢谢大佬的打赏

点评

能出个HE吗!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9 15:42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云中锦书 (594714)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9 14: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弱英鬼斧特朗普 发表于 2021-3-9 12:50
后面的反转,爱了爱了

哈,喜欢就好,能看完是真的兄弟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云中锦书 (594714)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9 14: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弱英鬼斧特朗普 发表于 2021-3-9 12:56
我是萌小新

都比我强,杠杠滴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云中锦书 (594714)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9 14: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素颜依旧 发表于 2021-3-9 13:09
ID好眼熟
快说你是谁

……并不是什么大号

点评

不不不 有个小姐姐也是这个名字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9 17:30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SAYLOVE文爱社区提醒您:网络有风险,交友需谨慎。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Copyright © 2012-2021 SAYLOVE社区  皖ICP备17014804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