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6|回复: 0

[随笔] 目击证人(小说连载-1)

[复制链接]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NO. 446 名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1
发表于 2020-11-9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希望这次能写完吧,客观事实没作研究存在误差,主要是想写故事,看官轻拍。。。

目击证人(小说连载-1)

从医院出来,跟何警官道别后,肖寒驾车回到公司,这时已经是晚上10点。
要在往常,他肯定还会加班到2点。30岁就成为DC国际最年轻的合伙建筑师,除了极具天赋的建筑敏锐力外,他还需要付出极度自律的勤奋,无论是跟多重要的人,只要来了灵感他会立即中断谈话,走到一边快速拿出随身带的画图本记录下来。
可是现在,他只有心神不宁,根本无心工作。自从昨晚跟她失去联系后他就一直懊恼不已,心情难以平复,再加上又碰到车祸现场,还莫名其妙成为凶杀案嫌疑犯的目击证人。这一切来得那么突然又那么晦气,他感到异常聒噪。
“这TM的车祸!”平时文质彬彬的他几乎要破口而出,可某种悲悯之心又让他克制着。他心烦意乱离开座位,走进项目作战室,推开窗,高空的冷风窜进他的衬衣领口,长洲市一览无遗的夜景如猛虎朝他扑来,远处东郊公园沿湖的街灯发出晕眩的光,如锋利的爪子要刺透他的心脏。他打了一个哆嗦,从烟盒抖出一根烟,不耐烦地抽了起来。他很久没有一个人的时候抽烟了。
早上被何警官叫到警察局看了段监控视频,傍晚又去医院辨认一下视频里面的人,确信就是躺在病床上那个昏迷不醒的家伙。其实他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录口供,他满脑子全是她的笑容和身影,还有气味,可是他又把她弄丢了,要不是因为这个车祸!不过凭着记忆,他还是完成了作为公民的义务,视频里昨晚9点半被拍到进入景田公寓正门的人,确实在11点半的时候他看到又从公寓正门走了出来,而且刚出来就一路小跑,神色慌张,结果在距他不到5米的地方,砰!被突然横串出来的黑色小车撞倒。当时公寓的监控球机刚好转到别的方向所以没有录到,可是他看得很清楚:同样的中等身材,黑色短发,浅灰上衣和深蓝牛仔裤,这毫无疑问。肇事司机逃之夭夭,当时他正站在景田天桥底下等她,没办法慌乱之下他只能拦下一俩的士把伤者送到医院。当他再回去天桥的时候,她一直没有出现。要命的是,何警官告诉他,他送到医院的人很可能是昨晚在景田公寓杀人后逃出来的。想到这,他再次冒出无名之火。
“我为什么要跟她玩那个愚蠢的约定!我为什么又要尝试去救一个杀人犯!”他简直恨得咬牙切齿浑身颤抖。
他再次朝东郊公园的方向望去,目光似在搜索一个无有之物,他的心似乎已经遗落在那里,整个躯干轻飘飘空荡荡的。他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坐在桌前,从口袋掏出画图本。此刻,他毫无灵感,昨日的记忆慢慢侵袭。

他昨晚10点到东郊公园夜跑,8年来一直如此。按照习惯先绕东湖南面跑半圈,10点半登路基上了路面,经过景田天桥,下路基回到公园准备沿着东湖北面跑。就在那时,发生了一件奇迹:在第一个拐角的石椅上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啊,是她!他屏住呼吸心跳加快,再看一眼真的是她。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她居然出现了!他多么庆幸自己每晚都经过这里。他惊呆了,定神看着不远处那个让他朝思梦想,遥远而触不可及的人此刻就在眼前:她安静地坐在大理石长椅上,沐浴在橘黄色街灯的逆光里,麻棉布下白皙的皮肤,额角和脸颊反射着微光的绒毛,微微翘起的嘴角刻在姣好的面容上,一头耀眼的金色长发自由散落在双肩,紫罗兰碎花长裙藏着一百朵夜里开出的花,裙摆轻轻压在那本绿色封面的赫尔博斯。他不敢相信,可是久违和熟悉的P1001号香水味如同一年前的那个夜晚,此时在空气里弥漫着:那就是她。他远远站立,仿佛在欣赏一座星空下散发着奶白色羊脂石光茫的雕像,不敢打扰,生怕他碰一下即崩塌。一样的地点一样的打扮,1年前他遇到她就再也忘不掉,忘不掉那晚他们如何对话月亮和六便士,如何一起背诵莎士比亚十四行,如何吐槽公司八卦艳事后哈哈大笑,忘不掉刻板冷峻的他如何顷刻变得健谈话痨,忘不掉那晚他们一路畅谈到天亮分手时的落寞,更忘不掉次日他如何痛恨自己没有要她的联系方式就分别,因为那晚之后他又特意跑去那里,可是再也没有碰到过她——直到昨晚。
他压抑着兴奋上前打了个招呼,她抬起头流对陌生人的半点疑惑让他很伤心。随后她噗哧一笑,似乎记起了一切,然后他们如同1年前那样畅聊起来,在世界孤独的语境里拥抱了彼此的灵魂,他们绕着整个东湖不知走了多久,最后笑了累了,她提议到路面走走。
马路上仍有不少夜车,而行人只剩下他们两个。在一座天桥下她停了下来,朝他笑笑:“我们上桥走走吧?“说完她已经一个跨步蹬上阶梯,金色发丝带着香水味扫过他的脸,他怦然心动。
望着桥底往返疾驰的车流,她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她问:“如果桥是一只动物,你觉得它是什么?”
他想了一下:“唔,乌龟。“
她抬起眼睛:“噗,那得是什么品种的乌龟?”
他斜视了她一下:“反正吧,一只伏在路面一动不动的大长腿乌龟,雌性。”
她假装要打他:“可它为什么不动呢?”
他戏谑道:“车走得太快了,太晃眼了?唔,或者…因为它在等唐僧师徒四人过通天河?…或者,”
他偷偷瞄了她一眼,她怔怔望着前方。
他特意拉长声音:“或者——在等着你瘦下来呗,然后把你驮过来…到我这…“
她咯咯拍了他一下,他也哈哈大笑,有种拥抱她的冲动。
突然她转过头,恰好撞到他在盯着她看,不禁有些脸红。
她赶紧转过脸,叹一口气:“我觉得,桥是死亡。“
他惊讶地看着他。
她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在说:“你读过一首诗吗?淙淙流水,喧腾,古老的催眠,河淹没了汽车公墓,闪烁,在那些面具后面…”
“我抓紧桥栏杆,桥:一只飞越死亡的巨大铁鸟。”他接着念完:“特兰斯特罗姆,我很喜欢他独特的冷峻风格。时间的洪流,淹没的青春公墓,一只跨过死亡的铁鸟,它不作飞翔的姿势。”仿佛受到她的感染,他回忆起自己刚毕业到这个城市拼搏的苦日子,为了拼命往上爬而牺牲掉的某些自我,从直接到隐晦,从利他到利己,从纯碎到世故,不禁也变得略微伤感。
<span]       她看着他说:“你知道吗,其实,我也经常有种奇特的感觉。我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躺在床上的垂死老妇人,而正在经历的一生就是我的回忆。”她的侧脸隐藏在蓬松的金发后面,一片黑暗他看不到,可是他感觉到她的眼睑在往下垂。
“可是爱会让人复活。“他说。
“爱是两个不会独处的人一起逃避孤独,可最终只是更大的孤独。“她说。
他当然理解,自从第一次碰到她,他感到不再孤独。可是这一年以来,我爱着她,却受着更大的孤独的煎熬。
“唔。”他说。
“他们说男人听不到高音,女人听不到低音,这是他们之所以能白头偕老的秘诀,因为最高的高音和最低的低音只有自己能听到,而这些声音只能用来在深夜诉说自己的秘密。可是,什么样的秘密对方能容忍呢?所以——“她欲言又止后接着说:“所以,也许结局是要分开的,那为什么一开始就在一起,当然这是永恒的轮回问题,大自然的规律。可是,为什么大自然的规律不能是反过来,比如永远在一起,或者永远分开……“

她后面的话他没有完全听懂,其中夹杂着坚信和矛盾,渴望和回避,温柔和愤怒,他们的眼神偶尔交际又闪开。即使现在回忆,他也没有弄明白她的意思。他的手机响了一下,拿起来一看,是王浩的微信:“老寒,出来一下,急。“后面是定位地址。
“她到底在哪里?她要永远消失了吗?该死的车祸!该死的嫌疑犯!“他把烟掐灭,还是忍不住骂了出来。他看了看手表:11点50分。董事长儿子的局必须去,他套上西服,出了办公室走进电梯。

SAYLOVE | 文爱交友社区提醒您:网络有风险,交友需谨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SAYLOVE文爱社区提醒您:网络有风险,交友需谨慎。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Copyright © 2012-2020 SAYLOVE社区  皖ICP备17014804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