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9|回复: 5

[篝火夜话] 山村老师 第一章

[复制链接]
阡歌 (565926)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6 19: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她的手,轻轻颤抖了一下。

  炕席都缺了一大块的土炕上,睡着一个年轻女子。因为天气炎热,她并没有盖被子,只穿着汗衫和短裤。她的眼角挂着泪痕,脸上的表情时而惊喜,时而恐惧,额头上渗着细密的汗珠。

  她在做噩梦。

  可能是梦中的情景太过恐怖,令她不知不觉中冷汗四溢,打湿了衣服,粘在身上黏糊糊的难受。皮肤上的毛孔像被堵塞住了一样,让她抑郁的难以呼吸。

  她猛的睁开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茫然的看着四周。

  这是一间简陋到不能再简陋的屋子,卧室里只有一个老旧的衣柜,一张铁床,一个土炕,一张木头做的餐桌和一些洗漱用品。别说电视、电脑这些现代化的东西了,就连一个电风扇也没有。

  她发呆了好久,才用自己都快听不见了的声音说:“怎么做了这样的梦呢?”

  她叹了口气,抬手拭去了脸上的泪水,穿上拖鞋,拿着脸盆和毛巾走进厨房。掀开水缸的盖子,用水勺舀了大半盆水,先是洗漱一番,然后把衣服都脱了,将毛巾放在冷水里打湿,擦了擦汗流浃背的身体,这才感觉凉快、舒适了不少。

  她回到卧室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又用一根皮筋把长发扎在一起,走到了镶嵌在衣柜上的镜子前。

  镜子中的女人睫长眼大,皮肤白皙,虽然只穿着一套很朴素的半袖和短裤,可在秀美容颜和苗条身材的衬托下,依然楚楚动人。

  她的嘴角了微笑,每天出门之前,她都要对着镜子练习微笑。

  忽然,她的笑容凝固了,身体像触电一般颤抖了一下,大睁着双眼,倒退了数步。

  镜子中的自己,竟然没有一起笑!

  她捂住了嘴巴。

  镜子中的自己,也捂住了嘴巴。

  她晃了晃脑袋,直到镜子中的自己也跟着晃了晃脑袋后,她才放下了悬起来的心。

  怎么出现幻觉了呢?

  耳边又回响起了父亲的话:“不要太辛苦自己了,实在受不了就回家吧。”

  她摇了摇头,走出了家门,甚至没有上锁,因为没那个必要,家里什么都没有,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这是一个又穷又破的小山村,四面环山。如果你站在山腰上向下看,就会看见,宽敞的黑土地上零零散散的盖着百余座房子,其中有一大半是土房,瓦房只有二十几座。在这些下雨就会漏水,说不定还有倒塌危险的房屋前面,一些中年妇女,正一脸麻木的坐在那里,做着手中一辈子也做不完的琐碎零活。

  此时正是清晨,她走在乡村的小路上,呼吸着在大城市里呼吸不到的新鲜空气,感觉心情都好了不少。路边偶尔有村民走到她身前和她打招呼,她也都微笑着回应。

  她走进了村子里唯一的小学,那是一排用红砖盖成的瓦房。也是全村唯一有空调和电脑的地方,最“豪华”的地方。

  而她,是这所小学里唯一的老师,也可以说是校长。

  穆曦,是她的名字。

  她原本生活在一个极富裕的家庭,父亲是一家大医院的院长,母亲是商业精英,她则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身边不乏追求者,未来的前途更是不可限量。可以这么说,凭她的家庭条件,哪怕她一事无成,也能一辈子吃穿不愁。

  可她,却选择来这样贫困的山村里担任教师。

  早在她大一的时候,她就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公益活动,去了云南的一个小村庄,在那里担任了一个月的支教。一开始她只是想着锻炼一下自己吃苦耐劳的能力,至于考教师资格证考公务员加分,和那连一千块钱都不到的工资,她是想都没想过,她也不需要。她每个月的零花钱就是很多上班族一个月的工资了。

  很少有人能想象到,从小到大都被人小心呵护的穆曦,在那个云南的山村中,过得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那个地方虽然通了自来水,可水里却有一股死鱼味,她甚至从水龙头里接水时,接出来一条蝌蚪,两条小鱼。

  飞蛾多,虫子多,根本不怕蚊香。到了晚上,即便她关好门窗,那些讨厌的虫子仍然能从门缝窗缝里钻进来,然后就在屋子里四处扑腾,吵的她一宿睡不好觉。

  交通自然也很是不便,到县城需要坐大巴,一坐就是五六个小时。全是山路,颠簸崎岖,大巴的座位又基本都是铁架子垫木板,外面套了一层布,根本没有海绵,一趟坐下来和腰都疼。后来,她干脆可以做到直接在车上睡觉,一觉睡到县城。

  这些苦哪是一个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富家女孩能受的了的?可当她看到山区的孩子们那一双双对知识充满渴望的眼睛后,她的心境,发生了变化。

  大学那四年,她积极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毕业后,她来到了这个坐落在连绵大山里,名为黑水村的村庄。

  这里实在是太偏僻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祖祖辈辈都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从解放到现在,七十多年过去了,在这片贫脊的土地上,只出过两个大学生。

  这里没有公路,只有一条被几代人走过而形成的土路。每次拖拉机在上面驶过,都会掀起一阵尘土,拖拉机更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在地上不断蹦蹦跳跳,但是这条土路毕竟还能让拖拉机跑起来,总算是让这些居住在大山里的人,有了和外界一样的现代化交通工具。不过,如果老天不高兴下起了雨,整条土路就会变得一片泥泞,在一些地势比较陡峭的地方,就算是人走上去也会两脚打滑,机动车辆更是不敢在上面行驶。

  在这个村子里,虽然也拉上了电线,但是因为线路太长,检修工作不到位,经常停电就不说了,一旦到了农忙需要调用大量电力来保证农作物灌概的季节,动不动就是整周整周的停电,就算是来电,也是晚上十二点以后,悬挂在屋顶的白炽灯泡,才会不情愿的亮起来。

  所以生活在这片群山里的居民,真正的照明工具,还是那一盏盏粗陋的煤油灯。无论外面的科技如何一日千里,都与他们无关,他们仍然平平稳稳的沿着祖先们走过的痕迹,过着他们与世隔绝的生活。

  至于这里的教育……更是没有,一点都没有。除了那两个大学生,这里文化水平最高的,就是一个曾经在生产队里当过会计的老人,小学六年级的文凭。

  她考察一番后,找到了她的父亲。

  她希望父亲能出钱资助她在这里建立一所希望小学。但父亲说:“我一直都反对你做支教,在我看来,你实在有这个心的话,我捐一点钱就是了,还可以雇几个教师在那里任教。咱们家完全有这个能力,你怎么就非要去那种地方受罪呢?”

  她没有说话。

  父亲又说:“前几年你说你为了锻炼自己,我没反对。但现在不行了,你要么就帮你母亲打理生意,要么就去我的医院里找个闲职,或者老老实实待在家里,什么也别干。你想当老师也行,真林大学不是邀请你去当物理老师吗?你去那里就行了。我的女儿是要做人上人的,而不是待在一个穷山沟里当村姑,让别人笑话我!”

  她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父亲。

  父亲又说了很多,她都摇头拒绝。最后,父亲说:“你实在想的话,我可不会为你花一分钱。你真的想好了?”

  她点了点头。

  她不想做生意,她讨厌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而医院,在她看来和做生意也没什么分别。

  她清晰的记得,在她小时候,有一个中年男人来父亲的医院看病,他得了尿毒症,治疗到一半的时候,因为钱不够支付剩下医药费,医生竟然把他的药停了。无论那个男人的儿子怎样磕头哀求,医生都不为所动。最后的结局自然是那中年男人死了,他的儿子和医院打官司,也没能告赢。

  主治医生受了谁的指示,她不用猜都知道。从那时起,她就对父亲寒了心。

  人上人的说法,她对此嗤之以鼻,在她看来,人人都是平等的,她也不想当父亲口中的“人上人”。

  她利用她这些年攒下来的钱,加上社会上一些爱心人士的捐助,凑够了二十万,找到了希望工程,这才盖起了这所希望小学。没有人愿意来这里任教,这里也只有她这一个老师。

  她不但不收学生的任何学费,还自己贴钱为他们购买书本文具。可即便如此,也没有多少家长愿意送孩子来这里上学,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孩子用不到知识。最后,她挨家挨户的去做家访,这才招来了三十多个学生。这些学生年龄不一,小的七八岁,大的十五六。但都一样,是文盲。

  很多人都以为她在这里呆不了太久,就会因为受不了苦而离开。但她却在这里一待就是两年。

  穆曦走进了这众多房屋中的一个。

  这里堆放着米面油和青菜野菜,以及一个农村才有的炉灶。这是她的伙房。

  她扎上围裙,开始忙碌起来。

  随着袅袅升起的炊烟和陆续进入学校的学生,她做好了她和学生们的早餐。

  早餐并不丰盛,只是烙饼和菜汤,但在她的精心烹饪下,味道不比外面的餐馆逊色,也难怪学生们不吃家里的饭,也要饿着肚子来这里吃大锅饭。

  当她把菜汤一勺一勺的从锅里盛到铁盆中时,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阡歌 (565926)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6 22: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山村老师  第二章
 穆曦心神一震,缓缓回过了头。

  她身后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孩,另一个是面色雪白如同僵尸般的老者。

  “柒梦?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还有姜大爷?你们……”穆曦脸上的表情既惊又喜。

  柒梦是她小姨家的女儿,和她关系最好,她怎么也想不到,柒梦竟然能找到这里,还是和那个长相渗人的老神棍一起来的。这也罢了,她昨晚的那个噩梦,就是梦见了柒梦!

  柒梦看着一身朴素衣服、扎着围裙的穆曦。两年未见,穆曦憔悴了,也消瘦了,眼角多了些皱纹,不再如往日般光鲜亮丽,却多了几分圣洁,形成了一种让人一见,就心生亲近之意的高贵与典雅。

  柒梦的鼻子有些发酸,眼睛被一些温暖的液体所湿润,她摸了摸鼻子,强颜欢笑道:“太久没见到你,又联系不上,刚好学校放假了,我就来看看你。姨夫和大姨也很想你,只是他们工作都忙,抽不出时间过来。”

  穆曦“哦”了一声,听柒梦提到父亲,她心里隐隐有些不快。但这份不快很快被见到柒梦的喜悦掩盖,她笑道:“这还不到八点,你别告诉我你是走了夜路才赶到这里来的。”

  “这个……”柒梦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大姨告诉我你的地址后,我先坐火车,又坐大客,最后换了小客。前前后后坐了三十多小时的车,到达另一边的山脚下时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我雇不到车,又找不到人家借宿,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山。走到山顶上时累的不行,就睡着了,醒来后正好看到了这个大爷,他把我领了过来。”

  “谢谢你了,姜大爷。”穆曦说。发自内心的笑容,就象是一轮初生的太阳般,带着火热的光彩,从她的脸上毫无掩饰的扬起。她摸了摸柒梦的头发,柔声道:“累坏了吧?”

  柒梦摸了摸干瘪的肚子,说:“累倒是不太打紧,就是肚子饿了。”

  “一会就开饭。”穆曦微笑道。

  姜大爷也笑道:“这小姑娘倒是有意思,见到我后竟然问我是人是鬼。哈哈,我当然是人了。我和她聊了一路,她对阴阳风水之类的东西很感兴趣,和我挺投缘的。”

  “啊……嗯。”穆曦敷衍道。她是个相信科学的人,对封建迷信的话听都不会去听,这个姜大爷是村里的神汉,她对这类人一向敬而远之,所以她和姜大爷没说过几句话。但毕竟是姜大爷领着柒梦来的,想到此处,她热情的说:“您在这吃完饭再走吧。”

  “不了,不了,我家里还有活没干。”姜大爷摆了摆手,又对柒梦道:“我家在村东头倒数第二家,你有空时可要去我家陪我聊天解闷哈。刚才你给我讲的那个学校闹鬼的故事挺有意思的,我挺喜欢听。”

  “好,好。”柒梦连连点头。她这次来,打算在穆曦这里住一段时间。

  姜大爷走了,穆曦出去送他。柒梦把肩上的书包解下来放在一旁,坐在厨房的小板凳上歇息。

  她脱下了脚上的运动鞋,摘掉袜子,看着自己的脚,这双脚走了七八个小时的山路,此刻是又酸又痛。一想到表姐在这个偏僻荒芜的小山村里当一个普通的小学教师,她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两个字:“浪费!”

  在她看来,以穆曦的条件,完全没必要待在这种地方,就算是做慈善,捐点钱也就行了。何必把青春与才华浪费在这样穷破的小山村呢?

  恰好在这时,耳边听到一阵脚步声,穆曦回来了。柒梦指着自己背了一路的书包,眨了眨眼睛,“姐,你猜猜书包里面是什么。”

  穆曦拎了一下书包,只觉得沉重无比,心里便猜到了七八分。笑道:“无非是你为了支持我的事业,买了一些书本呗。”打开一看,果然是厚厚的几摞作业本,还有一些文具。另外还有两块面包和一包牛肉干,一瓶水,想来是柒梦路上吃的。

  柒梦叹了口气:“姐,你只猜对了一半。你看看那些书本底下是什么。”

  穆曦疑惑的把作业本一摞一摞的抱出来放到一边,看到了底下的东西——一个手提牛皮纸袋。打开后,里面是几捆人民币,大概有七八万块钱。

  “这些钱,是姨让我给你带来的。”柒梦说。

  穆曦点了点头,闭上了双眼,似乎在思考什么。柒梦继续说道:“其实姨夫和姨挺想念你的,只是实在抽不出时间来看你。姐,你有空时还是回家看看他们吧。”

  穆曦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她把书本文具都放回到书包里,才说:“梦梦,有些事你不知道,我也不方便和你说。其实……其实这个世界,远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美好。我也不是抱着感动自己的想法,才留在这里的。”

  柒梦刚要说些什么,走进来两个小男孩,一个七八岁,另一个却有十三四了。他们的脸蛋上都有几分菜色,眼睛里更缺乏了灵动光彩,那大一点的男孩对穆曦说:“老师,大家都到齐了。”

  穆曦“嗯”了一声,说:“你和小胜去找两个同学,把饭菜抬到教室去,今天晚一会上课,你们先自习,我和我妹妹说几句话。”

  两个男孩都礼貌的点头答应,过一会儿,他们又领着两个男孩过来了。

  柒梦见他们抬走了装着烙饼和菜汤的铁盆,只感觉肚子瘪的更厉害了,说:“姐,我现在饿的能吞下一头牛。”

  穆曦“哎呀”一声,笑道:“快跟我来,保证让你吃的饱饱的。”

  她洗净了手,提起柒梦的书包,领着柒梦走出了厨房。路过“食堂”时,柒梦向里面看了一眼,只见三十多个孩子,正围在几张木桌旁吃着早餐,看着他们狼吞虎咽的样子,柒梦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穆曦把柒梦领到了她的办公室。不一会又把热气腾腾的蔬菜汤和喷香的油饼,端到了柒梦面前。

  “你先吃着,我得去上课了。”

  “好的。”柒梦应道。

  “对了。”穆曦走到了门口时,忽然回过头说:“以后不要和那个神棍来往,我听说你对这方面还很感兴趣?”

  “啊……”柒梦脑筋飞速旋转,随即解释道:“我就是走路无聊,和他说着玩玩的。”

  “嗯,我走了。”

  “等一下,姐。”

  “怎么了?”

  “你还是想不起来那天发生的事吗?”

  “你指的是……我还是记不起来。”穆曦皱起了眉头,“倒是我昨晚做了个怪梦,等我回来和你说吧。”

  “好。”

  柒梦吃饱后,坐在椅子上,想象着穆曦在教室里面对几十个学生,带领他们一起朗读课文;想象着穆曦坐在她身下的椅子上,仔细的批改学生们的作业……她发了好一会呆,才说:“可能这就是圣母吧?”

  她苦笑着摇了摇头,“圣母”这个词,现在都成为贬义词了。

  如果没有那场车祸……

  “车祸失忆”这种电视剧里演的观众都不爱看了的剧情,怎么就发生在了表姐身上呢?

  两年前,表姐来到黑水村考察,是姨夫的司机李叔和她一起来的。回来的路上,就出了车祸。

  据柒梦的大姨说,汽车在109国道上和一辆装满货物的大货车撞在了一起。表姐坐的车被撞翻了,李叔当场死亡,死因是脑颅骨遭受了致命性打击。那个货车司机肇事后,继续开足马力冲刺,把车开进了上屯水库,车毁人亡。

  表姐也受了很重的伤,昏死了过去,在手术台上拼死抢救,或许是好事做多了,冥冥中有神邸保佑,才保住了一条命。但也是一个星期后,才醒了过来。

  表姐醒来后,完全回忆不起车祸当天发生的事,当她听说李叔死了以后,急火攻心,又一次晕了过去,醒来后就一直沉默着流泪。

  按医生的说法,表姐这是选择性失忆,属于正常现象。一般发生在受到比较大的情绪刺激,或者头部受过外伤之后,会出现短暂性的部分记忆缺失。无法回忆起受伤,或者受情绪刺激时所发生的过程,事后也很难恢复这部分的记忆。

  车祸的原因,是货车司机报复社会。这人赌博输了一大笔钱,自己不想活了,两次自杀未遂,最后决定拉着别人一同上路。

  李叔是个乐善好施的人,和表姐关系不错,也非常赞成表姐做慈善,此前还捐了自己半个月的工资给表姐,鼓励表姐把学校办下去。他的死让表姐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因此,即使姨夫不肯给表姐钱,表姐也自己筹了一笔款,来这里办学。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闯了进来,面色焦急,对柒梦说:“姐姐,穆老师好像生了什么病,课讲的好好的,忽然晕了过去!”

  “什么?”柒梦吃了一惊,站起了身。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星辰作伴 (528370)

SAYLOVE Top100

积分:NO. 22 名

发帖:NO. 9 名

在线:NO. 82 名

我的人缘18
发表于 2021-3-6 23: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得柒梦好像是你以前故事的人物?
记不清了

所以说晚上就不要照啥镜子
万一出现啥
怕不是要吓死。。。。

点评

是的,没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7 14:07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阡歌 (565926)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3-7 14: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星辰作伴 发表于 2021-3-6 23:33
我记得柒梦好像是你以前故事的人物?
记不清了


是的,没错

点评

果然还是有点记忆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7 22:23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星辰作伴 (528370)

SAYLOVE Top100

积分:NO. 22 名

发帖:NO. 9 名

在线:NO. 82 名

我的人缘18
发表于 2021-3-7 22: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阡歌 发表于 2021-3-7 14:07
是的,没错

果然还是有点记忆的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AYLOVE 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4-8 22: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家伙第二章直接在评论区发了
SAYLOVE | 文爱社区 - 女性最爱的文爱交友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SAYLOVE文爱社区提醒您:网络有风险,交友需谨慎。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Copyright © 2012-2021 SAYLOVE社区  皖ICP备17014804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