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2|回复: 1

[已完结] 纤芸弄巧

[复制链接]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6-2 23: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1、 杜府今日本应该出奇的热闹,可却满是氤氲的茶水,紧锁的眉。大人们偶尔交谈,然后陷入长久的沉默。芸纤偷溜出闺房,看着来访的客人,憔悴,苍白。父亲的无奈也写在了脸上,什么会让吏部尚书束手无策?恐怕又是朝堂的一场大戏。

  “你在看什么?”男孩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角落里的芸纤先是被吓到,正欲发作时,想起自己的身份,很恭敬的转身,见了这个会纠缠她半生男人的第一面。“没…没看什么?”她原来是以为自己可以用着杜府千金的那份自信去面对这位小宾客的,只是看到他那份玩世不恭的气质面前,自己竟失了神。如果要给纨绔找一个贴切的例子,眼前的叶公子当属不让。眉宇里的不屑和张狂,甚至带着十足的邪气。“我这辈子都看不惯这张脸。”这是她的第一观后感。

  “你在看我父上和娘亲吧,他们昨晚哭了好久,所以现在有点吓人。”叶案似乎觉得自己没有交代清楚继续补充“我父亲马上要流放了,所以他们很难受。可能明天就走,估计圣旨已经在草拟了。”他神色平静,就仿佛不知道自己在说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只有芸纤小嘴微张,有些傻傻的立在那里,带着吃惊还有同情。

  “默之,我们该走了。”那个快要被流放的中年男人走了回来,坚难的挤出和蔼的笑容,又补了一句“是芸纤呀,已经是小姑娘了呀,估计已经记不得叶伯伯了吧。”芸对那天男人还说了什么已经没有一丁点印象。她只记得当她回到房间,看到自己先前写在宣纸上的那句“莺飞春长何时及小窗”不知何时多出了一行新的墨迹“人走茶凉晚睛莫须赏”她低低的沉吟了几遍,看着那苍劲里带着隽秀的笔锋,觉得那家伙也没那么讨人厌了。

  2、“又喝酒了?”芸纤冷冷的问,那个黑色身影在栏杆处迟疑了一下,接着小心的推开窗。“给悦春楼的花魁写了首新词,老鸨一高兴,就拉我喝了几杯。”少年挠了挠头,“你也应该尝尝的,京都最近流行的“银熙露”真的是一绝……”

  “我对酒不感兴趣,诗你对上来了吗?”芸没有给少年继续谈天说地的机会。

  “当然,没写好,也不敢翻上来见你呀!”少年摆出他标志性的坏笑,把一张字条递了过去。

  “陌上生花白马归,一剑横断千沧江。

   白鞍红缨书生气,梦到西凉逐北狼。”她默念了一遍,讽刺到“最近又看什么传奇志怪了吧,诗里都是些有的无的,就不能准备准备今年的会试吗?”语气里满是恨铁不成钢的责备。却还是偷偷把字条收到自己的首饰匣。

  “罪臣子嗣,是不能科举的,杜小姐,切莫再说玩笑话了。”少年醉醺醺的靠在雕有凤凰的木窗上。

  “上次那本《江春芙蓉亭》看完了吗?”叶案迷迷糊糊的看着坐在床边的素颜杜芸纤,

  “看完了,可惜柳七没能和苏娘在一起。那句“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实在是一绝。”提到这些,芸的脸上变换出平日在冷清的家里不会出现的欢喜表情。

  “喂,杜芸纤。”叶案的眼睛眯起 脸颊绯红,

  芸纤抬头对视了过去。

  “你今晚蛮好看的…”这句话不知怎么的就从他叶公子的嘴里蹦了出来。

  杜的脸也一下子有些曛红,她正准备责备眼前这个轻挑的落魄公子。

  “可还是没有软玉坊的春华有韵味,身段也没怡春楼的玉珠好……”

  杜芸纤猛的站起身,哒哒哒的走到窗台,推开窗“你可以走了!”她很努力的克制才把“滚”字替换成“走”。

  叶案也知道自己已经激怒了眼前这位大小姐,灰溜溜的爬上窗台,“这是我写的《金锁记》,京都的纸张马上就会因为它供不应求了,抢先送你一本,就当抵你送的那些点心了。”叶案很潇洒的从怀里拿出那话本么。丢到房间里,然后向楼下翻爬去。

  “你慢点,别摔死在我家院子里。”杜芸纤站在窗口带着未消的怒气和些许的担心说到。

  “纤儿。怎么了,那么大动静!”杜大人推开房门慌忙的问,纤芸忙转身,背对着大开的木窗。

  “又是猫?”

  “嗯”

  纤芸一边捂着自己微红的脸,一边用脚把地上的话本藏到床下,一边点着头回应杜大人。

  3、“这都是什么淫词艳曲!叶默之整天脑子里就是这些吗?”杜芸纤气呼呼的把手里的书,丢到一边。她对着铜镜悄悄的仿着唤做“桃花妆”的流行妆容,那春华不怕麻烦呀,这么难画的眉毛!她更气呼呼的了。

  窗外晨光透了进来,印在她白皙姣好的面容上,明眸皓齿 螓首蛾眉,豆蔻年华在小院守着年复一年的春色,她不由的想起了那位叫做苏娘的柔弱女子。皓腕轻轻垂下,发簪也随之落地,盘好的青丝,散了下来,在和煦的风里,自顾自的风情万种。“我和个妓女,比什么呀?”杜纤芸双手捧着脑袋,似是思考了些什么,又捡起地上的《金锁记》。

  “娘,我买了出荷铺的包子 ,张记的驴肉火烧,还有好多好吃的,快和阿翠一起来吃。”叶案带着早点回到江边的小屋,比实际年纪显的过于苍老的叶母被身边那唯一一个愿意服侍的丫鬟扶了出来。“你怎么又买那么名贵的早点,不是说了吗?娘不爱吃了。”叶母看着一身粗衣的儿子,不禁想到那年锦衣拍马 少年意气的叶案。

  “这些年你吃太多苦了,叶儿。”

  “娘,快吃,不然就凉了。”

  “我蛮喜欢这样的生活的,虽然不是富贵人家,但是不用天天和父亲一起战战兢兢。”

  “帝王家最无情,我们以后再也不要和他们有任何关系。”叶案看着自己的家人们,决心守着这段平静。

  “你哪来这么多钱的呀,公子。”小翠一边把肉馅的包子塞进嘴里一边问。

  叶凑过去对着她的耳朵低语,“少爷,你胆子太大了吧!居然……”小翠听到了不得了的东西,差点暴露,幸好及时被叶案拦住。

  等叶母回了房间,小翠才得以继续发言。

  “少爷,替考被抓可是杀头是罪呀!太危险了。”

  “我这不是没被抓嘛,冒险一次,银子可是够我们花半年诶。”

  “下次千万不要再干了,老爷走了,少爷再出事,让夫人以后盼什么呀。”

  叶案没有接话,小翠以为是自己说错话了,忙改口。

  “呸呸呸,少爷,这么聪明,怎么会出事。我这嘴怎么这么会乱说。”

  “今天考官是南书房大学士杜大人,他那一眼没认出我?实在奇怪。”叶案也不准备想太多,让小翠研磨,准备再写首新诗。

  “杜大人,当年叶首辅的案子,不能再查下去了,里面的水太深了,要是彻查,您也可能被拖下去的……”杜府的密探向他报告着,

  “十年了,当年“金书案”风头正盛的时候我没能帮他一把,现在真相就在眼前,我杜某怎么能辜负叶首辅当年的栽培。”

  4、“要不要给你放个梯子呀?”看了一眼气喘吁吁的叶案,杜芸纤没好气的说了句,“可以可以,这有点太高了,要不是我翻的够勤还真的……”

  “翻墙爬楼去勾搭大户人家小姐,你还好意思答,你比尾生还厚颜呢!”

  “你看了《金锁记》呀?怎么样?喜欢吗?尾生是不是很痴情。”叶期待的问

  “世上哪有那么一无是处还靠痴情抱得美人归的?才子佳人你写的足够好,就是不切实际这一点你从来没变过!”

  “我乏了。”躺在床上杜芸纤把帷幔放了下来,只留了个娥罗的影子对着叶案。

  “你以后不用来对诗了,我要嫁人了。”几个字吐的不轻不重,不冷不热。却是让听的他如雷贯耳,忽冷忽热。

  他有些踉跄却还是陪着笑颜,用那副不在乎又玩世不恭的语气回“好呀!嫁人好呀,可惜我没办法去蹭顿好酒好肉。”接着,两人陷入一段不算长沉默,他一直在笑,明明知道帷幔之后她是看不到表情的,但他不敢表露一点点难过,他就像是在别人的眼里看自己一般,那么可笑。

  “嫁谁呀?他好吗?”叶案打破那窒息的安静。

  “六王爷家的世子,蛮好的,人俊朗,气质好,有威望,性格也温良。丫鬟说这京都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芸纤压着语速,好让每一个字都让叶案听的真切清楚。

  “那就好,那就好,王爷家富贵,王爷家无忧,……”叶案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他已经没有一点气力在站在那里。他从窗户匆匆的走了,那夜月朗星稀,京都安静太平。

  杜芸纤从枕头下抽出《金锁记》,“你也没有尾生的那般勇气呀!”

  5、“少爷,怎么魂不守舍的呀!”小翠对叶母呢喃了一句。叶案把手头的笔墨收拾好,回身弹了一下小翠的脑瓜。“又在说我坏话!”他唬了小丫鬟一下,

  “少爷怎么又好了?”小翠百思不得其解。

  “娘我还要把这词给梦蝶送去,《金锁记》卖的很好,我们去伽州买个宅子,那边还有白斩香鸡、糖里脊…”他痴痴的走进晚春的风里,嘴里还念叨着伽州的美味。

  看着床边的红装,珠宝晶莹,锦绣华贵。她突然有些害怕,有些失落,以后不会有人带烧鸡,带松饼,带话本,带一腔热情,带五言绝句,翻墙来见她了。明明他那么讨人厌,那么灰溜溜,那么落魄,和世子一比,简直没一点可以赢。

  “过了明天就好了,过了明天就好了。我会成为王妃,会让父亲平步青云,大家都会开心满意的。这就是我想做的”她企图说服自己,却发现终究太难。

  “这次我替你做尾生吧!”她把首饰盒里装了些细软,心跳飞快,眼睛里似是跳动着火焰。最后对着镜子整理了要见他的妆容,推开小窗。

  “太高了吧!他不怕摔的吗?”她感叹了一句,她往另一边看去,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架梯子。她小心的探了过去,然后一步步下了楼。

  跑在宵禁的京都长安路上,她的心平生第一次跳的如此飞快,有害怕,有兴奋,还有太多她此刻理解不了,也没心思去理解的心绪。

  6、咚咚咚的敲门声把沉思的叶案惊了一下,小翠正欲开门,叶案抢先了一步,他好奇这个时候会是谁敲的这么急促。只见来人一脚踏进屋里,拽住叶案的衣衫,对着他质问“有没有见过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子,我们看到她往这个方向跑了!”三个巡逻的金吾卫一个比一个凶神恶煞。

  “没, 没,没看到!”叶案见到他们倒吸了口冷气慌忙解释。“真的?”那三个家伙不依不饶,案马上明白了他们的目的,使了个眼色,让小翠拿了些碎银,塞了过去,“军爷,那不守规矩的,肯定是跑江边轻生去了,还让军爷劳累这么久,改天一定请各位去喝几杯。”叶案已经深谙这样的套路 果然三个大汉满意的带着到手的银两走了。

  “叶案给我说清楚,谁轻生去了?”

  这语气,这情绪,这声调,叶案浑身一颤,“你…你跑出来了?”他的声音也因为身体的颤抖而发颤。

  “不然呢? 轿子把我抬来吗?”

  “你明天不是要大婚吗?”

  “本小姐不愿意了不可以吗?”

  “可…可以”叶案从来没有在气势上赢过杜芸纤。

      叶母见到这情形,拉着小翠就进了屋,小翠还满头雾水,一边被拖着,一边嘀咕“这是哪家花魁来找少爷呀,怎么没见过,怎么标致!”

  “你现在可是赢了世子的人诶,怎么还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你的标志纨绔邪笑呢?”说罢杜芸纤用手努力的帮噙着眼泪的叶案上拉着嘴角。

  “有什么关于未来的打算吗?”她第一次却又很自然的躺在这个名叫叶案的少年的怀里。就像偶尔在她梦里的举止一样。

  “明天,我们要搬去伽州,不住木屋要住宅子了。”叶轻轻的搂着她,就像是搂着这十年里所有的月光一般,小心翼翼。

  “伽州好呀,有鹿鸣泉,寒川塔,还有灵山寺,我还没去玩过,见过呢!”她笑的像个小孩。“再加上这些,我们应该可以买个大宅子了,到时候我们每天都写诗,填词,你写话本,我帮你研墨,添香。”芸纤把盒子打开,小心的数着里面的小金库数目。“就像尾生和蒹葭一样。”她抬头看着叶案,叶案也一直款款的看着她。“嗯,就和卫尾生和蒹葭一样。”他也应喝了一句。

  叶起身:“这么好的日子,理应要喝酒的,我去拿。”不一会,带着酒罐和两个小碟走了出来。轻轻的给她满上。

  “银熙露?”她问

  “你怎么……”

  “没喝过,可是你每次来我可是闻过好多种酒了。”她举起小碟抿了一口,

  “有点辣辣的还有点甜甜的。”她笑的眼睛眯成月牙。

  “好酒可不能干喝的,我给你讲那些志怪故事吧。”叶案也饮了一口说

  要放在平日里,案只会落得一个“轻浮”的贬义回应,可能是刚才的银熙露,也可能是其他原因,芸纤只是双手拖着腮,一脸期待的望着他。

  故事穿过好几个时辰,酒也在碟子里,空了又满。他抚着趴在桌子上的美人发髻,只是呢喃,“酒不能喝的那么急的,会醉的。”

  7、“你们不必进去了,我家芸芸,不在里面。”杜大人站在门前沉着的说,此言一出,娶亲的队伍一下子仿佛炸开了锅,一个俊朗出众的男子走了出来。

  “杜大人,你这是要做什么?这婚约可是我父上他……”男人说,

  “不要提六王爷了,前日我已经向圣上交去了当年金书案,栽赃叶首辅一家的证据,还有小筑案,北城布防图失窃案,已经够王爷贬好几次庶民了!”杜的话带着几分豪气,眼里都是大仇的报的快意。

  “杜大学士,你怎么这么天真呀,你真以为这十年我们不知道你一直咬着金书案不松口吗?我们早就可以除掉你,不过没有必要。”世子眼里满是不屑,

  他凑到杜的耳边低语,“整个朝堂还有几个像你一般是叶党的人了?皇帝早就被架空了现在全是我们的人,你的铁证,正好好的躺在王府里呢!”

  男人直起身继续说:“我是真的喜欢你家小女,不然,你也没办法独善其身到今天,不过你居然……”却只听见房门被猛的推开,一袭嫁衣的杜芸纤头戴凤冠,肩披霞帔,立在那里。

  “芸芸你,怎么?”杜大人也是吃了一惊,

  “酒醒时,我就穿着这一身躺在这了,终究是要面对这一天的。”芸纤已然收拾好情绪悄悄的对着父亲说,

  “父亲,今天我出嫁,怎么又开这样的玩笑,瞧把大家吓的,我们接着按礼仪来吧。”她用略微嘶哑的声音招呼着。于是喜乐继续响了,世子也继续笑着。

  白马在前,红轿在后,杜芸纤打开盒子,里面还有着她带去的那些细软可是所有载有哪些夜晚诗意的字条都不在了,叶案抹去了他在她生命里所有纪念,唯独留下自己的不够俊朗,不够美好的音容。他是要让她忘记的!

  三年后,六王爷反了,夺权十分顺利,几乎没有任何反抗,芸纤也在那天成了太子妃。

  世子对她一直很好,只是她对书房里的笔墨都比对世子亲近。她写一些支离破碎的诗,总是写伽州,写鹿鸣泉,寒川塔,还有灵山寺,写她没见过的,没去过的。

  “此次古墓挖掘工作已经进入尾声,几乎可以断定,墓主人是郑朝的郑景帝,而二号墓群里,从一妃子的陪葬品中,专家们欣喜的发现了保存较为良好的名著《金锁记》的拓本,已经可以确认,该书作者确系是郑朝传奇词人叶案。千古谜题终于有了答案。”摄影机前女记者带着喜悦描述着,全然不知,千年前却是一场悲欢离合,藏着一段爱而不得。

  

 鹊桥仙·纤云弄巧

[ 宋 ]  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作者是男生(˙o˙))
v2-519ffa31219992a637ec218b23c8f3c0.jpg
SAYLOVE | 交友社区 - 女性喜爱的交流平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樱落 (441406)
我的人缘20
发表于 2021-6-3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请不要留在非交友区留联系方式
下次就直接删帖
不编辑了~
SAYLOVE | 交友社区 - 女性喜爱的交流平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SAYLOVE文爱社区提醒您:网络有风险,交友需谨慎。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Copyright © 2012-2021 SAYLOVE社区  皖ICP备17014804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