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0|回复: 0

[连载中] 净化者(节选)

[复制链接]
艺婊 (433155)
我的人缘0
发表于 2021-6-11 11: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数条藤蔓在丽贝卡周身躁动地挥舞着,两块莹白的冰晶悬浮在她身前几厘米的位置,两枚散着乌光的弹头嵌在其中。

    她恨恨地看向前方的那片废弃建筑群,方才鬼魅般突袭而至的身影此刻就隐藏在那里。对方精准的枪术让她心生几分忌惮,她担心对方隐蔽好之后会找机会狙杀已经受伤的顾长翼,稳妥起见,她驱使藤蔓缠住顾长翼一起转移到一处残墙后。

    以残墙为掩体隐蔽好,丽贝卡连忙集中精神遥感盘旋在废墟上空的机械隼,并没有发现那名狙击手的踪影。

    想来也是,对方刚才的伏击十分隐蔽,现在一定也是躲藏在这些废弃的建筑中,或者是地下交通网络里。

    “哼!老鼠一样东西,你绝对跑不了。”

    丽贝卡愤愤地骂道,身上的藤蔓分裂出一些神经孢子,寄生在几只爬行在废土的变异鼠身上。

    她操纵着那几只变异鼠钻入地下交通网络中,监控废墟地下的动静。随后,她用通讯器向银流汇报着形势。

    “银流,顾长翼受伤了。目标擅长枪术,现在隐蔽在废墟。我已在周围布控,绝不让那只老鼠逃走。”

    “知道了。盯好目标,我和黑墙马上就到。”通讯器另一端银流的声音顿了顿,问道:“顾长翼,你的伤怎么样?”

    “死不了。只不过我暂时不能跑,做不了风一样的男子了。”

    身上两处挂彩的顾长翼尚有装酷的余力,墨镜依然遮盖着半张脸,夜风轻轻吹动他的棕色长发,风来的方向是队友赶来的方向。

    ……

    几分钟后,丽贝卡身上的藤蔓感知到地面有一波波震动在接近,是身后,是风吹来的方向。

    丽贝卡转身,入耳的是尖锐的刹车声,入眼的是一辆外观尽显奢华的越野车,车上趴了一个胡子拉碴的巨汉。

    巨汉跳下车,藤蔓再一次感到地面传来的颤动。巨汉在烟盒里挑选了十几秒,终于掏出一根雪茄点上狠狠嘬了一口,一支藤蔓讨好地探到巨汉面前,在雪茄的烟雾里慵懒的扭动着,它似乎很喜欢雪茄的味道。

    当奥西里斯绿晶镶边的车门打开,那个乌黑长发皮肤白皙的女人走下车时,藤蔓在微微的颤抖,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畏惧。

    银流缓缓走近丽贝卡和顾长翼。那些藤蔓像是受惊吓的小孩收缩在丽贝卡身边。

    丽贝卡有些无奈的轻抚了下藤蔓,安抚它们平静下来。这些平时野性的家伙,自从上次失控被银流一把捏得粉碎后,每次见到银流就会跟个孩子一样躲在自己身边寻找庇护。

    银流没在意藤蔓的畏畏缩缩,看了眼顾长翼的伤势,让黑墙扶他到豪华越野车上治疗。

    墨墙将顾长翼扶到车里,便立马回到银流身边。这个皮肤白皙的女人很依赖他的保护。

    别看丽贝卡的藤蔓怕她怕得要死,那是因为身具破法者能力的银流正好是藤蔓这种异能生物的克星。除了破法能力,无论体能还是敏捷,银流都不擅长。一个A级格斗能力的战士就能轻易击败她。更何况今晚面对的是一个枪术精湛的对手,对银流的保护需要格外注意。

    有黑墙在身侧掩护,银流大胆地走出残墙外,看着这个区域的形势。

    这片废墟是处破败的小城遗址,地形复杂。地面上到处是残垣断壁,而且还有复杂地下交通网络。要想在这种地方揪出一个隐藏的人十分不容易,况且那人枪法精准,还需要提防他的反击,更是难上加难。

    如果顾长翼没有受伤,他可以吸引牵制火力,用最快的速度接近对方,给丽贝卡争取控制目标的时间。可现在,顾长翼暂时失去了行动力,已经没法执行牵制吸引火力的任务。

    黑墙全身钢筋铁骨,并不以速度见长,出去吸引牵制对方的狙击,虽然不会受伤,但只会是个活靶子,以那人的敏捷身法,完全可以打一枪就换地方。黑墙没办法争取到足够的时间给丽贝卡揪出对方。

    局面十分被动。

    银流思索了片刻便做出了决断。

    “丽贝卡,务必在最短时间内掌握此地的地形,占住高处视野,优先关注地面情况。另外注意地下交通网络,封锁所有地下出入口。”

    丽贝卡问道:“你怎么知道老鼠藏在地面上,而不是从地下逃走呢?”

    银流看向黑暗中的废弃建筑群,嘴角轻挑:“在荒野上,他停下狙你们的车,又在这里埋伏你们。他是一只不服输的老鼠。我赌他还想埋伏在这些建筑里反杀我们。”

    “哼!不自量力的老鼠。”恨恨地啐了一口,“烦人的老鼠。这么多破房子,我们得找到什么时候?”

    "不用找。"银流笑道:“黑墙,把这些碍眼的建筑全平了。看他往哪儿躲。”

    当花招不好使,暴力未必是最好的破局手段,但却是最快最直接的。

    “哈哈哈……”

    听了这个粗暴的战术,丽贝卡失声笑了出来,笑意里有种疯狂的喜悦:“银流,抓一只老鼠用得着这么大场面吗?哈哈……不过,我很喜欢。哈哈哈……”

    然后,她从腰囊中取出两粒“HIGH”歌吞下,舔了舔嘴唇。

    黑墙看了眼这个又开始嗑药的疯女人,朝她吐了口烟圈:“贝淇,别太疯,注意好目标动向。”

    “知道。”丽贝卡漫不经心的回道。

    她嘴角咧着瘆人的笑意,眼中的紫红色显得妖冶非常,摊开的两只手掌中生长出两枝像是蒲公英的奇怪植物。夜风一吹,那些原本聚合在一起的孢子变散进了夜色里,飘荡在废墟中,潜入地下交通网络。数十粒孢子,每一粒都成了她的眼睛。

    做好了布控,丽贝卡看着黑墙兴奋地笑道:“请开始你的表演吧。”

    黑墙扔掉了嘴里的雪茄,厚重的军靴把没燃尽的烟头重重地踩进了泥土里。他脱下了军绿色的上衣,赤裸着上身。

    那不是一具血肉之躯。

    裸露的上身在黯淡的月光下散发着乌亮的金属光泽。机械义肢和躯干有着独特的力量感。在金属的“肌肤”之下,隐隐有暗红色的诡异纹理,那些纹理的走向就像是人体的血脉经络。

    黑墙右手扣在左肩处用力按下去,在一阵金属摩擦的“卡卡”声中,整个左臂的金属外壳剥离开来,里面的肢体。半透明的肌理下能看清暗红的血脉和金属光泽的骨骼。

    黑墙取下左臂金属外壳,拎在右手中。随后,金属外壳的部件挪移着、变换着,和整个右臂组合在了一起,那个新生的形状赫然是一门火炮。

    黑墙半透明的左臂端扶着化成一门火炮的右臂,眯眼扫视着前方的建筑群。身为一个倍受选择困难症困扰的巨汉,他在犹豫这一炮应该先打哪儿。

    打这个裤衩形的?打那个鸟窝形的?

    要不……打鸟窝那个吧……

    “嘿,打pao啊!愣着干嘛?”银流说“打”字的时候,目光瞟向的是那个裤衩形的。

    “……”黑墙终究还是端扶着右臂重炮对准了裤衩形的破坏楼房。

    咻~

    重炮出击,声势不大,不过侮辱性颇强。正中裤衩靶心处。

    火光烟尘,楼宇倾塌之后,黑墙再一次犹豫起来。鸟窝?熊猫楼?小细腰?

    “嘿!接着打pao啊!”银流随手指向小细腰。

    黑墙没再犹豫,端扶起右手重炮。

    咻~

       火光烟尘,楼宇倾塌。
   
    “嘿!”

    咻~

    火光烟尘,楼宇倾塌。

    嘿~咻~嘿~咻~

    ……

    嘿咻之声此起彼伏,丽贝卡和藤蔓,还有车里的顾长翼觉得……有些麻。

    在银流指哪打哪的“嘿嘿”声中,黑墙的右手重炮“咻咻”打遍了整个废墟。


(续写的,写完的时候,最后打pao那段,把自己写乐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爱币 +10 收起 理由
Yuee + 10 稿费~

查看全部评分

SAYLOVE | 交友社区 - 女性喜爱的交流平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SAYLOVE文爱社区提醒您:网络有风险,交友需谨慎。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Copyright © 2012-2021 SAYLOVE社区  皖ICP备17014804号

返回顶部